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四十八章 优劣(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4ib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对于已经进入状态的张任而言,形象和逼格要比暂时的战斗力还要重要,故而哪怕王累那边已经开始了玩命的催促,张任依旧保持着不慌不忙的行进步伐,缓缓地迈进。

经历了这么多的张任,很清楚自己的形象对于整个军团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力,所以不能慌,也不能乱。

这等自然而又优雅的步伐给屯骑带来了强悍的心志力量,而作为以意志攻击为核心的屯骑,心志的加强就是整体的加强,故而随着张任张任迈步至中阵,距离第四鹰旗军团的阻击战线不到几十步的时候,马其顿战线终于顶不住屯骑的狂轰乱炸被再一次击破。

这一刻,张任的面上没有丝毫的惊喜,也没有多少的兴奋,有的只是默然,就像是在出手的那一瞬间就注定了结果一样,再度踏碎了无畏马其顿的战线,然后大量的屯骑呼啸着朝着菲利波的方向冲了过去,胜利就在眼前。

“放箭!”早已心神宁静的菲利波,面对着呼啸而来的屯骑没有丝毫的惶恐,他坚信着自己手上的武器,足以压制对方。

这是经由无数次失败和磨砺达成的结果,同样所有的西徐亚皇家射手同样如此,他们面对即将加身的刀锋并没有畏惧,反倒将自身的信念和意志灌输到了箭矢之中。

动能箭开始成形,萦纡在箭矢上的力量在箭术延伸这一天赋的推动下,终于达到了第四鹰旗军团可以掌控的极限。

俯视曾经的道路,从安息灭国以来,菲利波终于认识到了作为弓箭手军团所缺少的东西,哪怕曾经抵达了禁卫军,也无法看清的部分,随着天变跌落,再次回归双天赋,终于激发了出来。

掠夺自败亡者的气运和机缘,在安息破灭的那一刻就被皇帝护卫官军团分割在了每一个鹰旗军团,而现在重走过去之路的时候,这份气运和机缘终于发挥了应有的效果。

这份力量并不强,但是却为菲利波指明了西徐亚军团的道路,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重新晋升禁卫军,不再是之前堆积素质的结果,而是真正熔炼掌握天赋的精锐。

“这样吗?原来从一开始就潜藏在我们的力量之中,只是曾经立得太高,看不到脚下的基础罢了。”菲利波松开了中指和食指,带着强横威势的箭支从他的指尖飞出。

禁卫军已经是主流军团的极限,而曾经天变之前,罗马所有的军团都达到了禁卫军,所以那份由皇帝护卫官亲自掠夺自安息的气运和机缘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一个明悟己身道路,看向未来,重整自身力量,进入禁卫军的机会,对于已经成为禁卫军的军团而言有意义吗?

完全没有意义,所以这份掠夺自安息的机缘和气运对于曾经的罗马军团根本就是鸡肋,但天变让所有军团有了重来的机会,那这份气运和机缘得以再次激活。

就像现在,动能箭带着尖啸,在屯骑跃出马其顿战线的那一瞬间,直指屯骑的士卒,超高的速度,带着残影,直接撕碎了屯骑那恐怖的意志防御,纯物理的超强破坏力,在撕碎了屯骑士卒的意志防御之后,更是钉穿了板甲,钉穿了屯骑士卒。

无比强横的威力,哪怕仅仅只是一击,西徐亚所有的士卒都感受到了自身精神信念的枯竭,但这种威力,已经足以破除很多无解的防御,然而面对屯骑,这样的威力依旧不够。

意志扭曲现实带来的真实防御被打穿,普通板甲所能阻击的恐怖打击,钉穿了身躯的恐怖威力等等,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屯骑依旧在冲锋,哪怕动能箭打穿了屯骑的士卒,这些士卒也依旧面不改色的在冲锋,碗口大的伤口出现在胸膛,却不见丝毫的血滴流下,纯粹的意志已经彻底接管了身躯。

犹如军魂军团的抗拒死亡,无尽体力一般,完成了二阶段意志破限的屯骑,在超越身躯的意志喷涌而出之后,无法摧毁屯骑信念和意志的攻击,是无法在这一战击杀屯骑士卒的。

故而西徐亚惊人的表现,面对这样的信念根本没有造成任何的结果,反倒证明了神不可击败。

菲利波看着大规模朝着自己冲过来的屯骑嘴角发苦,之前的攻击已经是这些年他所能使用的箭矢打击之中威力最强的一种了。

意志箭对于屯骑完全无效,那已经形成实质壁垒的意志,除非是换神骑前来,恐怕正常的意志箭连屯骑的意志壁垒都打不出涟漪。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