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比烟花更易冷

作者:霜露正浓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沈长风是神是魔,是救赎又是地狱。 而倪倪,无论是在得知真相前,或是知晓一切真相后,都无法逃离他早已为她编织好的囚笼。 有心人的挑唆,她的一步步试探,最终都将她推入万劫不复。 当最后的最后,一切真相大白,她才知道,原来一切早已注定,卑微沉沦的,从来都不是她一个人。 肚子里的孩子来得不是时候,倪倪放任他离去,却又在最后的最后按下了求救铃,可最终于事无补。 沈长风幽怆地凝着脸色惨白的她,最终拂袖离去,徒留她一人泪流满面。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心里有多痛,就有多恨你。 我有多恨你,就有多爱你。

最新更新53沈长风番外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霜露正浓
    沈长风是神是魔,是救赎又是地狱。 而倪倪,无论是在得知真相前,或是知晓一切真相后,都无法逃离他早已为她编织好的囚笼。 有心人的挑唆,她的一步步试探,最终都将她推入万劫不复。 当最后的最后,一切真相大白,她才知道,原来一切早已注定,卑微沉沦的,从来都不是她一个人。 肚子里的孩子来得不是时候,倪倪放任他离去,却又在最后的最后按下了求救铃,可最终于事无补。 沈长风幽怆地凝着脸色惨白的她,最终拂袖离去,徒
  • 作者:霜露正浓
    徐昂是顾西乔的梦,可对顾西乔来说,他也是地狱来的修罗。 “我真希望,墨先生当时亲手了结了你。”男人的语气冰冷又疏离,像一把锋利的匕首插进了顾西乔已经千疮百孔的心。他困住她,折磨她,恨透了她,甚至要亲手杀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伤透了心的女人最终选择带球跑,她终于勇敢的放了手,却发现一切的一切另有隐情。 “阿乔,求你,我真的爱你,从来没有一刻停止过。” “对不起,徐先生,我已经习惯了没有你的生活。”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棠溪
    我被渣男出轨、被诬陷杀人、被债主追债、被夺走一切,山穷水尽万劫不复时,他如天神般出现在我面前。 “嫁给我,我帮你摆平所有。” 他的温柔让我以为他是爱我的,直到他将一把刀刺进我心口,我才知道,那都是‘我以为’罢了……
  • 作者:滢心
    沐谨兮因为爱墨北冥,拼尽一切嫁给了他。 可他却逼着她怀上他与别的女人的孩子。 为了别的女人,剥夺了她做母亲的权利。 醒来之后,她心灰意冷,“墨北冥,我们离婚吧。” 他毫无犹豫甩了她离婚协议书,转身拥别的女人入怀。 他的绝情,让沐瑾兮选择了死亡。 本以为死亡可以结束这段虐恋,却不想时隔三年他的再次出现,不惜一切的去爱她, 沐瑾兮却对着他冷漠嘶吼:“墨北冥我不爱你了,不爱你了,你听到没有。”
  • 作者:雨诗漫漫
    温绫一直知道,楚天耀一直给她的那份温暖都是因为她的血可以延续姐姐温晴的生命。因为那份浓烈到超越自身生死的爱,温绫就那么甘愿做着温晴的药引,只要楚天耀开心,她便足以……
  • 作者:景上星
    他低头看着女人,满是情欲的脸,瞬间变得愤怒,一个耳光扇过去,几乎要捏碎她的脸,“贱人,你居然不是处!” 她眼里全是泪光,怔怔的看着他问,“你就这么恨我吗?” 他抓狂愤怒,无情冷漠,讥俏厌恶,怒吼,“当年死的为什么不是你,如果是你死了,我一定放鞭炮,办酒席庆祝,林景年,你死不足惜!” 她的声音幽怨而又凄凉,“顾赢天!我以生命为代价,诅咒你!若一次为谁伤,此生为其伤,爱而不得...” 他狂妄不屑冷笑“
  • 作者:念一爱
    邢少檀落魄时,画沙给了她一个支点——恨。 初恋死亡,他给了她满身的伤痕,还在心上插了一把无形的刀。 他在拥挤的街道追初恋,而她躺在他身后的血泊中。 她用柔情拥抱他,邢少檀给了她一身血淋淋的窟窿。 白首有多长,画沙不知道,用尽全力爱过后,原来只是一场梦, 她说:邢少檀,我和你只是玩玩而已。 而她,却已经低到了尘埃。 一人花开,一人花落,终只是一个人的一厢情
  • 作者:素米阳光
    因为爱你,你的一呼一吸,于我来说都如山崩地裂。 可我若不爱了,纵然奉上你的命,也不过是我眼里一颗低卑微小的尘埃……
  • 作者:泛溪
    四年前,你是我想嫁的男人。 四年后,你是我人生的恶魔。 她说:廖君晟,我爱你! 他却说:你的爱让我感到耻辱! 繁华落尽,一年又一年的曾经。 你如果回想我曾经爱过你的痕迹,你会不会心痛? 我送你的笔记本,受过的重伤,失去的孩子…… 廖君晟,能不能爱一下我? 就一下下。 若爱是毒,她想她早已嗜毒如命。她倾尽所有去爱,换来的不过是遍体鳞伤。 当他猛然觉醒,想要抓住曾经的爱,她却早已撒手离世! 她说:廖君
  • 作者:半夜行尸
    甲问:“你为什么要修仙呢?” 高天赐答道:“行侠仗义,替天行道!“ 甲问:”真的?“ 高天赐答道:”当然!“ 甲问:”真的是真的?没有别的原因了?“ 高天赐四下看了看,周围没人,于是又回答道:“修真的妹子长得都好看!” 甲问:“原来你是想双修?太龌龊了吧!” ”怎么可能!“高天赐正色答道:”我是想要群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