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冷君恩:一朝为后

作者:童童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他是冷漠淡情的王,心狠手辣,折磨她生死不能,却不经意间,中了魔障。她原是天真的天才少女,恨他强夺,却无可奈何的被烙上他的印记。那芙蓉帐暖,那夜夜恩泽,那爱恨交织的囚禁,让她无法逃脱……他要侵占的,是全部身心;而他给的,却是柏拉图的爱;她无枝可依,只能在欲望中浮沉。凤身天定,一朝为后。她恨他强夺折磨,夜夜囚禁。他不言不语不动声色,只将她扔到龙床,囚在身边,恨她不懂君心,日日索取……"

最新更新第481章尾声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童童
    白小米是个天生宅女,每天对着电脑敲各式各样的爱情故事,直到有一天,被妈妈逼着去相亲,宅女的生涯彻底改变。秦怀玉是投资人和操盘手,生性冷酷,有着庞大的野心,他接近白小米并让她爱上自己,不过是一场商业阴谋。等到他如愿以偿的成为白小米的合法丈夫,他发现,自己对天然呆的小白,似乎有一点异样的感情,他开始拒绝过夫妻生活,找借口和白小米拉开距离。直到取得白家的商业秘密,秦怀玉和白小米准备离婚,宅女终于在离婚前
  • 作者:童童
    《暖爱来袭:霸宠小萌妻》是童童精心创作的言情小说,恋上你看书网实时更新暖爱来袭:霸宠小萌妻最新章节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暖爱来袭:霸宠小萌妻评论,并不代表恋上你看书网赞同或者支持暖爱来袭:霸宠小萌妻读者的观点。
  • 作者:童童
    她是高科技时代的小神童,穿越到盛世天朝,落入无法救赎的黑暗。他是生杀予夺心狠手辣的王,一道圣旨,天朝臣子可尽情享用罪臣之女;孰料,她凤身天定,命格为后,三个月后,他说:今夜,由你侍寝。这一次,她再不能逃脱命运之手。整整十四天,连续不休的在他身下哭饶,她发誓,一定做这天下最大的女枭雄,将他的龙椅踹翻,龙床压塌,让他将牢底坐穿……她怒吼:暴君再敢过来,老子就开枪开炮了!*每天保底三更,正常六更,上午十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狐涂小妖
    一次命中注定的穿越,她来到了一个架空的时代。 他是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媚宸宫宫主轩月宸,嗜血如狂,杀人无数,令人闻风丧胆,被视为深恶痛疾的大魔头。 他是西乐国即将继位的大皇子即墨沧月,温润随和,却深不可测,身为即将为帝的他,誓必抓住杀人魔头,为民除害。 一次偶然的机会,即墨沧月救下了刚穿来就被追赶的安颜七,一直视女人为无物的他却将她收纳在身旁。 而那双勾魂摄魄的凤眸自看到安颜七那张脸的时候,轩
  • 作者:水云之涧
    等一下,先让我哭一会儿,嘤嘤婴…… 被堂姐陷害,就这么挂掉了,姑娘她怎么能甘心! 她还没有泡上大帅哥,走上人生的巅峰呢,不行,这次不算数! 什么?让她重生一遍?好呀好呀! 一觉醒来,哇,又看见太阳了,真好! 活动一下手脚站起来,来来来,谁想欺负本姑娘的都站出来,踩你们一个狗吃屎!
  • 作者:九色鹿
    一朝重生,她成了皇后,新婚当日帝王却和别的美人颠鸾倒凤,三天之后等来的是一封将她送去冷宫的诏书。异世天下,看她如何谋求,权力,美男,凭着她穿越者的超高智慧一一收入囊中。
  • 作者:墨樂公子
    传说中,相思蛊,相思入骨,蛊主与寄主生生不离,生死相依。 一朝穿越,她竟成为北周太祖文帝宇文泰之女,天下间亦为棋局,一生下来,便注定逃脱不了与相思蛊的纠缠... 他说:“我名为云逸公子,你是云英郡主,天下人早知你是我的,相思蛊又算得了什么。” 她以为她对他的情只因相思蛊而起,却不知冥冥之中早已有注定剪不断的缘分... 乱世天下,兵戈铁马,命格如棋,局里局外算者谁?
  • 作者:采兰赠芍
    二乔看着自己的微信界面,黑山羊:“我是水蓝星人士,我们这里刚刚经历了末世,你呢?”二乔心里默默吐槽道:我在华夏国,我正在经历时代变迁。她叫二乔,却不是三国里的倾城美人二乔,而是白水沟村的庄二乔,村里人称庄家黑三妮。
  • 作者:楚灵儿
    前世,她被最心爱的人利用折磨,又被最疼爱的庶妹夺去一切,落得含恨自刎。 重活一世,她发誓,定要让欺她,辱她的人付出代价!
  • 作者:悦影
    她,将军府的废材四小姐,懦弱寡言,溺水而亡。再次睁眼,风华潋滟,一身异能,岂是池中之物? 他,本是天赋卓绝的皇子,却在一场意外后残疾痴傻,遭人任意欺压凌辱。 唯独她慧眼识珠,毅然决定嫁给他,爱他、护他。 是个傻子又如何?他有情有义! 她定助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彻底逆了这天下!
  • 作者:容馍馍
    她是摄政王府嫡出五小姐,却痴傻愚钝,人人唾弃。她是异世的王牌特工,性情冷漠且狠辣,人人畏惧。 一个在大街上示爱,被渣男一掌打死,一个却被好友背叛,遭暗算意外身亡。 当软弱痴傻的身份融入强悍冷血的灵魂,天地变色。 而他明里是不受重视的病弱皇子,暗里却掌控着令人胆寒的暗阁。 他常年以面具示人,忍辱负重,筹谋大业。 可她的出现却成了他计划中最大的变数。 最后她冷言问他:“你要我,还是要江山?” 他目光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