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爱成瘾:狼少枭宠小甜妻

作者:茶茶状态: 连载日期: 8个月前

她被姐姐设计错上了他的床,被他发狠地压倒,“贪慕虚荣的贱女人!” 药物驱使下,一切都只能由欲望做主,她无法辩解。 事后,她终于如愿嫁给了他,却不知,正是生活苦难的开始。白天她是配合他大秀恩爱的首长夫人,夜晚,则只是满足他床上洁癖的需求。 一场豪门交易,彼此沉沦,欲罢不能。及至他终于发现,她才是他的“天使”,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三年后,命运再度将她送到他面前,还带着一个“缩小版”的自己,凌潇然不由怒气冲天:“该死的女人,你是带球跑的?”

《染爱成瘾:狼少枭宠小甜妻》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茶茶
    她被姐姐设计错上了他的床,被他发狠地压倒,“贪慕虚荣的贱女人!” 药物驱使下,一切都只能由欲 望做主,她无法辩解。 事后,她终于如愿嫁给了他,却不知,正是生活苦难的开始。白天她是配合他大秀恩爱的首长夫人,夜晚,则只是满足他床上洁癖的需求。 一场豪门交易,彼此沉沦,欲罢不能。及至他终于发现,她才是他的“天使”,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三年后,命运再度将她送到他面前,还带着一个“缩小版”的自己,凌潇然不由
  • 作者:茶茶
    她被姐姐设计错上了他的床,被他发狠地压倒,“贪慕虚荣的贱女人!” 药物驱使下,一切都只能由欲望做主,她无法辩解。 事后,她终于如愿嫁给了他,却不知,正是生活苦难的开始。白天她是配合他大秀恩爱的首长夫人,夜晚,则只是满足他床上洁癖的需求。 一场豪门交易,彼此沉沦,欲罢不能。及至他终于发现,她才是他的“天使”,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三年后,命运再度将她送到他面前,还带着一个“缩小版”的自己,凌潇然不由怒
  • 作者:茶茶
    她刚刚考上大学,就多了一个禁欲系的男神老公。 说一不二,颜值逆天,脾气暴躁,无比难缠。 她还有一个直男癌的婆婆和一个事多的小姑子,生活悲催,她却过得风生水起。 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她却动上瘾。 一天不摸皮痒痒,结果就是被禁欲系的老公按在墙壁上,各种姿势来一遍,到了外面再练习一遍。 她摸着酸痛的腰,发誓离家出走。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無心
    三年前,师父在一伙盗墓贼的贼窝发现了我,当时我是一具额头上贴有镇尸符的“尸体”。 三年后,我以半人半僵尸之躯,成为一个捉鬼降妖的驱魔师,并踏上寻访我的身世之谜的道路。 而这一路上,始终有她们相伴,不离不弃,生死与共…… 书友群:25574653
  • 作者:西凉
    公司倒闭,为家庭她送上门协议结婚。四年后等来的是一纸离婚协议。“我们之间只有协议?”“不,还有床上的情谊。”男人讽刺冰冷的面孔让她毫不犹豫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可他却没有放过她,无数次的伤害让她心灰意冷,他却突然重新求爱。“女人,你竟然背着我勾三搭四?”“我们已经离婚了!”“那我也不允许曾经的婚姻出现丑闻!既然你这么饥渴,那我来满足你!还有谁比我更了解你的身体呢?”
  • 作者:薰儿
    "你知不知道你这叫胸大无脑。" "老婆,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只有胸肌没有胸,而且我是平胸,所以我可以有脑子。" 某腹黑男很无辜的看着面前怒目圆睁的女子。 "你这就是胸无大志。" "老婆,我胸上本来就是没有痣的呀,这你不是
  • 作者:若水
    因为母亲突然生病,家庭贫困且刚刚步入社会的本科女方晓晓不得不想办法去凑齐这高昂的手术费,四处去借钱碰壁,让她有些气馁,机缘巧合之下,方晓晓在一个网站上看到了一条征集女友的帖子,只要通过多少钱都可以,方晓晓来了兴趣,和那个所谓聘妻的豪门总裁见面,一见钟情,可是地位的悬殊,再加上这位总裁已经有了心仪的对象,方晓晓一度认为他们不可能,但是月老就是这么喜爱开玩笑,霸气总裁爱上普通贫贱女,缘分天注定,两个人
  • 作者:晴安
    他是叱咤商海,目空一切,不会再爱的男人;她被亲人遗弃,是他宠在掌心里的宝;他爱她宠她,所有的女人都抵不过她的一句话。她在他的溺爱里肆意成长,阻止任何女人靠近他。可是当有一天他将她变成他的女人,当有一天她发现原来宠爱的背后有着她无法承受的伤痛,爱,还可以继续吗?......
  • 作者:野小子
    我叫赵金银,巧合之下学得一身捉鬼本领,从此靠此吃饭,纵横阴阳两界。 咳,本书有点惊悚,高血压者误入。另外本书也有点幽默,心脏不好也请误入。
  • 作者:不笑不倾城
    从没想过自己领证会被放鸽子,更没想到居然还有个帅哥哥命运跟我一样,天上掉下一枚大暖男,还好不是脸着地,这男人,我要定了。 “跟我结婚。” “我不喜欢老男人。”小女人一脸呆萌。 “跟你领证的人没来?” “关你屁事。”某女刚平复的心情,再次爆发。 “巧了,我也是。” “那又怎样?和你有一毛钱关系吗?” “如果不想被别人说三道四,和我结婚,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某男很耐心。 “好。” 某女就这样,落入男人
  • 作者:容家素衣
    一次放纵的一夜情,冷秋怜肚子里多了两个小包子,可孩子的爸只肯承认一个,她只能带着剩下的那个默然离开;五年后,她带着小儿子前来寻找大儿子,结果却连人带儿子都被某人牢牢地圈养起来了。喂喂喂,她是来找儿子的,不是来跟某人旧“情”复燃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