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爱,让我鬼迷心窍

作者:暮小哥状态: 连载日期: 8个月前

【一个小姐的自述,真人真事】 我做小姐的第二年,认识了一个改变我一生的男人。 他是我弟弟的顶头上司,是我的金主,后来…… 如果我不那么痛恨贩毒的人,没有做过小姐,我想我可以活在青春洋溢的十八岁。 我是一个很有自持力的女人,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我控制着自己不要在纸醉金迷的声爱场所堕落。 可是…… 他的爱,让我鬼迷心窍。

❀ 相关推荐:

《你的爱,让我鬼迷心窍》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暮小哥
    大二那年,陆心悠做了一件很幼稚很傻的事,为母报仇,我给一个男人下药并强了他,不惜拿自己的身体和名誉做交易,为此我付出了十分惨痛的代价! 万万没想到,他真实的身份,居然是背景强大的太子爷伊墨! 好吧,我错了,不该惹了这么一尊大佛,但是交易早就结束,如今这样他是想干嘛?君子报仇四年不晚? “四年前说我技术不好,四年后,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技术有没有长进!你想逃,绝不可能。就算是只鹰,老子也能把你翅膀折了。
  • 作者:暮小哥
    大半夜捡个半死的男人回家,谁知他竟号称是东陵国的太子爷?! “说!谁派你来的,本宫饶你不死!” 十九年来第一次救人,却救了个……智障。 差点将她一把掐死不说,完了还花她的钱,睡她的床,抢她的食物,最后把她吃干抹净。 某女抓狂咆哮:“什么太子本宫的?宫廷剧看多了?我好吃好喝供着你,你竟然对我下手,我要报……” “本太子这就来抱。” “警”字没出口,某男厚颜无耻地一把将她抱住,“主动的女人本宫喜欢,说
  • 作者:暮小哥
    一日之间如同坠入地狱,她从正牌夫人变身小三! 为渣男欠下高利贷,害死父亲,被赶出家门,被骗光财产,还被变态老板强了第一次,甚至落入监狱! 她仿佛看不到人生希望,在她走去绝路时,变态老板出现:“跟我回家。” 他像一道曙光,照亮了她心底的一角。 她怀孕,被当成稀世珍宝呵护,他说:“我会帮你解决掉所有的麻烦。” 以为这是她痛苦的结束,没想到这只是开始……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城西一男
    小农民偶获透视眼,让平凡的人生不再平凡。治疑难杂症,种美好良田,赚红彤彤的钞票,追最漂亮的姑娘。他居于乡野,却名动天下。
  • 作者:琉璃
    都市小区的住宅里面发生离奇的命案,警队副队长惊异的发现一个号称了解案情的人,竟然是自己在大学期间被开除的同学,也正是因为这个关系,叶欣才能够有机会第一时间进入到案发现场勘查,而事实证明,这个案件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谋杀案,在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当中,逐渐的牵扯出了地狱恶魔和天界的争斗,他们争斗的所有目的竟然是人类的灵魂
  • 作者:曼陀罗拉
    “十八岁是个期限,你将拥有你应有的能量,保存好这个玉佩,切记切记。”这样的梦于风早已习以为常,只是今晚梦中的声音格外的真实诚恳,于风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现实的一贫如洗,于风不敢去幻想什么,父子两人相依为命,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吸烟、喝酒愈发的不可收拾。于风习惯性的摸了摸脖子。 靠,玉佩! 于风差一点就要走到讲台上捶胸顿足的发泄一番,来告诉自己这不是梦。豆大的的汗珠顺脸颊滚落下来,这种天降的尤物,是好
  • 作者:爱恨雾气
    他本是绝世天才,却被迫隐藏修为,潜藏家族中,受尽白眼和凌辱。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强势爆发,踏碎一切阻碍,以灭世之姿,让诸神在我脚下颤抖!
  • 作者:薯片小姐
    生而无心,没有姻缘。 我是一名小小灵媒师,听鬼声,引轮回,万鬼归一。 只想找到父母后,寻得神器扭转乾坤,然后安稳这一生。 然而爷爷去世前告诉我,唐家世代皆是灵媒师,这是无法更改的宿命。 一场古墓之行,邂逅了一个奇怪的男人,他受万人敬仰追随,身后隐藏惊天秘密。如若天生的掌控者,藐视众生而众生皆需对他俯首称臣。 只是,这样一个原本冷心冷情的人,却莫名其妙缠上了我。
  • 作者:小迪爷
    圣域,这里属于另一片世界,这里的一切,都与地球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不同点自然也有,这里的光属于光之一族的光之本源,光族位于这片圣域的中心,同时也是圣域九族实力最弱的,圣域世界是很久以前的一位先祖创造的,圣域就是那位先祖的名字,同样,这里的人也以圣域命名了这一方世界。
  • 作者:岳奇豪
    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个红色的丹药硬生生的喂给了姬天命,姬天命吃了下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姬天命感觉自己浑身发热,脸发红,感觉自己的全身都麻酥酥的,好像自己对身体的控制能力没有来,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是自己的了,姬天命突然用嘴咬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可怕的是,自己居然…
  • 作者:倒生长的猪
    她是三国第一美人,是众人口中的灾星,体内有着妖的血和仙的气息,他是众人嘲讽的傻王,是强大妖媚的魔君,当两人阴差阳错奉旨成婚,终究为对方所吸引陷入红尘,注定谱写一曲旷世之恋 他傻,众人可以任意欺凌,肆意辱骂,但她遇到了他,却不许世人欺他半分,若伤他一分一毫,便还伤他之人一丈!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易让人发现的凌厉,又有谁知道他的傻只是伪装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