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冥海

作者:琉纹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传说,有那么一个神境有着一个星砂之海,它代表了希望和重生,是对前世留有遗憾的灵魂最后可以等待的地方,当浪潮翻涌而至,重新凝聚的灵魂会带着前世的记忆,来到人间,完成未完的愿望,恕清未恕的罪孽,然后重新轮回,不再被过去所累。二十五岁的大学老师夏初然,是带着前世残破记忆活着的一个人,她被前世和今世所累,一直过得不明不白。某一天,八城发生了一起杀人案,夏初然与死亡之人相识并卷入其中,危难之时,正好偶遇了闲梦酒馆的老板刁浪,一位有着神位的非凡之人。只是原以为俩人相遇是神迹的夏初然,不明不白的被卷进了危机四伏的世界。嗜血的黑猫,祭祀的水鬼,新娘的冥婚……一个个故事诡异莫长,翻动开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

《异界冥海》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琉纹
    传说,有那么一个神境有着一个星砂之海,它代表了希望和重生,是对前世留有遗憾的灵魂最后可以等待的地方,当浪潮翻涌而至,重新凝聚的灵魂会带着前世的记忆,来到人间,完成未完的愿望,恕清未恕的罪孽,然后重新轮回,不再被过去所累。二十五岁的大学老师夏初然,是带着前世残破记忆活着的一个人,她被前世和今世所累,一直过得不明不白。某一天,八城发生了一起杀人案,夏初然与死亡之人相识并卷入其中,危难之时,正好偶遇了闲
  • 作者:琉纹
    传说,有那么一个神境有着一个星砂之海,它代表了希望和重生,是对前世留有遗憾的灵魂最后可以等待的地方,当浪潮翻涌而至,重新凝聚的灵魂会带着前世的记忆,来到人间,完成未完的愿望,恕清未恕的罪孽,然后重新轮回,不再被过去所累。二十五岁的大学老师夏初然,是带着前世残破记忆活着的一个人,她被前世和今世所累,一直过得不明不白。某一天,八城发生了一起杀人案,夏初然与死亡之人相识并卷入其中,危难之时,正好偶遇了闲
  • 作者:琉纹
    在梦城,有一家名为今日阳光的杂志社,里面有一群神乎其神的驱魔人,什么魑魅魍魉,鬼怪离奇没他们没经历过的。 他们幻想着要颠倒世界,扭转乾坤,后来却变成了测算风水,济世救人。什么天上的云,海里的龙,发疯的狐狸,怀孕的鬼都要一一摆平,累死累活不说,这从天到地的伟大落差是什么鬼?还要不要毁灭世界了? 等等,你说什么?水电费和房租还没交?? 金主,金主,欢迎光临今日阳光,今天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妖隐
    命运似一条奔流的大河,所有人都被裹挟着往前,不能回转,大多数人沉没,极少数人立于河面。而陆源,却悄悄的回到了大河的初点。
  • 作者:幺幺零
    她,不过是一个苦逼的跑龙套,本以为靠着自己的努力,可以发光发亮。 但是,一夜之间,枕边人变成夫家的小叔子,这够惊悚,也够悲催。 她迷茫,她恐慌,好不容易努力得来的女二号被刷下来,公司也和她解除合约关系,爹不疼,继母不爱的。 她,跌入一个绝望而又落魄的处境,那个强势而又霸道的狼性总裁,却朝她伸出双手:跟我回去。 不!她有未婚夫!为什么要跟他回去!她倔强!她自尊心强。 但那嗜血的狼性男人,却设了一个完
  • 作者:缘来如水
    冷厉腹黑忠犬攻X重生清润猫妖受 浮生若梦,梦过之后可能进入轮回?为何他依然在那槐树下看岁月流逝,一年又一年,死寂的心被那只渴望温暖的白猫熨烫,即将灵识消散之时却进入了白猫的身体,兜兜转转的流浪,在对的时间遇到了那个俊美冷厉的男人,然后他的生活翻天覆地,原来被爱的感觉竟然如斯美好,原来他前世所有的的运气都在今生用来遇见这个男人…… 耽美温馨情有独钟
  • 作者:夏日炎凉
    姐姐离奇失踪,她蒙眼夜夜遭凌辱。 八个月后,她在手术台上被告知诞下的孩子是个死胎。 四年后,在她的结婚典礼上,突然出现了一名小包子喊她妈妈,更让她错愕的是孩子的生父竟然是……
  • 作者:冠位欺诈师
    想要五星?不存在的!想成为豹子头?不存在的!人在异界没有石头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作者:锦公子
    海城一次慈善拍卖会,新晋霍太太被记者问及有关霍先生隐私—— “海城都说霍三少有三好,不知霍太太是否可以告知是哪三好?” 霍太太面不改色,“颜好、器好、活好!” 话毕,慈善拍卖会被推入当晚的绝顶高潮。 当晚霍家半山别墅,霍三少身体力行的用行动证明了霍太太对自己的夸赞后邪魅一笑,“霍太太,你应该再加三好——好粗、好长、好大!” 霍太太:“……” 小死了n次的霍太太觉得,她家霍先生不要脸起来,应该自己都
  • 作者:大叔有毒
    一不小心睡了男闺蜜,天了个噜噜,什么个情况?真睡了!以后还能不能好好的在一起玩耍啊。 趁他还睡得沉,三十六计溜之大吉,天亮之后来个死不认账。 纳尼?早餐旁边的是什么东东?某男慵懒的从房间走了出来,对她冷冰冰的来了句,“避孕药,以防万一。”
  • 作者:颜如雪
    人前,他是冷酷俊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集团总裁。人后,他是花样翻新技术超强的豪门权少。 人前,她是不苟言笑一板一眼的集团小职员,人后,她是他见不得光的契约伴侣。 “冼少,我们一共睡过三次,还剩二十七次,睡完我就自由了” “想自由?明天早上九点,民政局门口见。” “我不同意” “那好,27次变成2700次。” 一纸契约,一场交易。他为爱沦陷,她被爱禁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