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爱婚约:总裁,求放过!

作者:苏苏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那夜,他进错了房,上错了人。 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七年没有交集的两个人重新撞到了一起。 她以为自己再心无波澜,然而…… “娶我。” 她绝美的眸子凝着他。 “温婉蔓,你做梦!” “可我怀了你的孩子——” “打掉!”她的话音未落,便被他无情打断。 …… 角落里,她死死地握着手术刀,决绝的话语不带一丝犹豫—— “林羽翼,想要流掉我的孩子,除非我死。” “就算你死,我也不可能把这个孩子留下。”他脖颈上的青筋未凸。 …… 锋利的刀刃割破了脖颈处娇嫩的皮肤,殷红的血如罂粟花般缓缓绽放。 血,顺着雪白的肌理流了下来。

《无爱婚约:总裁,求放过!》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苏苏
    为了早点嫁出去,她也是拼了,见面三次就决定领证。 可谁能告诉她,爬到她床上的妖孽男人,到底是谁! 邪恶的男人大手娴熟地逗弄她,薄唇清扬:“宝贝儿,我是你老公,咱早点儿歇了吧。”
  • 作者:苏苏
    赵月,重生成穷村孤女。秦霜,始朝第一太子,助父灭七国,一统天下。 世人皆知公子得天下,德苍生,却不知在他身后,一双素手掌控天下命脉。 男人征服天下,而她只需要征服男人。殊不知,动情乱性…… ◎兰池宫,厮杀血染十里红毯。女人淡然挑眉,“我在这儿了,你敢上吗?” ◎男人温眸热情似火,却温声如玉:“此情不关生与死,只待霜月归洞房!”
  • 作者:苏苏
    唐君尧,唐氏集团新任总裁,一个35岁的钻石王老五。回国后的一场商业聚会,居然让他老妈捡到了一个10岁的孙子,也就是他的儿子。他可以对天发誓,自己绝对不会让女人育他的种。 什么,给自己生个儿子的女人,居然是这么个丑女? 她,沈倩怡,业内首席设计师,一个32岁的单身女人。身材偏胖,生性迷糊,但是十年前一场精心策划,他偷了一个男人的种,这恐怕是她这一辈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 在父母的威逼利诱下,不得已他决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不遇倾城不遇你
    颜以初,颜家大小姐,却是因为亲母早死,遭到亲父漠视,继母嫌弃。更被所谓的姐妹诬陷她是个“小三”!走投无路之际,却被那个权势滔天的男人捡回了家,他虽然眼盲,却给予她无限宠爱,让她成了整个A市最幸福的女人。一次误会,她闯入他的禁地,被暴怒的他无情驱赶。这才知道,原来辕祈夜捡她回来的目的竟然是……终于死心,颜以初将一杯昂贵红酒泼到他的头上,恶狠狠道:“辕祈夜,有种别爱我!”然后转身离开。
  • 作者:戏芝
    这是一个打着拍电影的旗号逍遥快活的故事,如有雷同,实属巧合,如有举报,铁定太监,让我们开始快活吧!
  • 作者:凌晨夜雨
    这世上有一种人,他们以欧冶子为祖师,他们讲究阴阳想克,对待鬼货中的“灵”多以镇压、封印。 从小,爷爷都要逼我喝一种极难喝的药汤,我原以为,我只是身体欠恙,万万没想到,这竟然跟引灵有关。 千年奇井与古籍老屋纷纷被封,凡经过老屋附近的小动物无一例外被一只无形的“手”吸进了围墙之内,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样不为人知的秘密?
  • 作者:伊尔
    职场的圆滑伪装谦虚意气,被极其聪明的江峰演绎得淋漓尽致。这是谋略,更是智慧。江峰依靠其精湛的出牌技巧,击败了一个又一个对手,成为最后的赢家。 然而,出牌制胜的江峰却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喜悦,因为,他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 作者:原始天魔
    武道复苏,星河争霸!人不怕努力,只怕看不到希望!少年孟白,得到了一个残缺到极点的武林至尊系统,只有一个强制+1的功能,堪称废柴。不过,孟白并不失落,心态平和,努力奋发,一步步踏上绝巅。“哪怕再慢,只要在往前走,总能到达终点!”
  • 作者:沐霏语
    沐氏破产,她痛失双亲,弟弟患病,深爱的男友移情别恋。为了救弟弟的生命,她只能去求那个被她唤作“小叔叔”的男人。让她没想到的是,那个S市的顶级豪门权贵,几乎是禁欲的男人居然要她夜夜去“伺候”他!从此,某人食髓知味,纠缠不休,让她苦不堪言。直到某天她无意中发现了她跟他的结婚证!
  • 作者:木兮
    她,曾是风光无限的豪门千金,一夜之间,公司破产,父亲入狱,更是遭到未婚夫和好友的同时背叛。从无上风光,到卑贱如尘埃。国外归来温柔英俊的击剑运动员,是她黑暗人生里的第一缕阳光。而宁衍,这个完美男人的出现,对吴恙来说,到底是绝境的救赎,还是将她推向更恐怖的深渊?吴恙,我爱你,但是我更恨你。两人在彼此试探与情感的纠葛中,一步错,便是步步错。
  • 作者:酸豆角儿
    他娶她,只是为了让她生个孩子。“只要你签了这个协议,你弟弟就能重见光明。”他一脸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她。却迎来了她的怒视还有一巴掌。赤红的眸显示着他此刻的愤怒,但他还是勾唇一笑,“你会来求我的。”“我,不会。”掷地有声。然而再次见面,她求了他……一年后:她拿着离婚协议书,眉眼带着笑意,“穆先生,我们结束吧!”“女人,休想。”他暴怒,上前捏起她的下巴狠狠的吻了上去。但最后,她还是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