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狼

作者:采茶小哥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接到电话的那一刻,我平淡无奇的人生就开始转盘了,爹娘在去银行的路上车祸身亡,此后还在读大学的我背负着父亲留下巨额的债款委身表哥介绍的KTV,开始了受尽白眼的夜场生活,遇见这辈子给我最大屈辱的女人,我的一个姘头,为了试图改变命运,一步步的奋力爬往人人向往的社会金字塔,权力是如此的让人着迷,我也一步步成为我想成为却又厌恶的人,冥冥之中存在一双眼睛,知道每一个人的善恶,安排着不一样的结局。

《夜狼》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采茶小哥
    医界,我为圣!商界,我为王!武道,我为尊!大千世界,唯我独尊!意外得到道玄天尊的意识传承,少年不仅瘫痪自愈,而且成了顶级强者。终一日,我要与你携手,比翼九天仙侣!
  • 作者:采茶小哥
    接到电话的那一刻,我平淡无奇的人生就开始转盘了,爹娘在去银行的路上车祸身亡,此后还在读大学的我背负着父亲留下巨额的债款委身表哥介绍的KTV,开始了受尽白眼的夜场生活,遇见这辈子给我最大屈辱的女人,我的一个姘头,为了试图改变命运,一步步的奋力爬往人人向往的社会金字塔,权力是如此的让人着迷,我也一步步成为我想成为却又厌恶的人,冥冥之中存在一双眼睛,知道每一个人的善恶,安排着不一样的结局。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蜜橙
    一张契约她成为了他的妻子,可从未有人知晓,他的妻子只是一个空有虚名的北挽家族的少奶奶。 她被他的佣人欺负,上门来算账,却被他当成服侍他的小姐……结果被吃干抹净。伊希娅欲哭无泪,只有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他北挽君,英俊如天神般的男人,是北挽家族“天”辈的继承人,家族人称“君天”,世人称“黑羽天帝”,一双紫眸是他的象征。 尹希娅,是伊家最不受宠的三小姐。在家被当做丫鬟使唤,在外被人当成“小三”。 ……
  • 作者:沐霏语
    宋妍意外救了一只小包子,结果被小包子赖上。 随后,小包子的爸爸找上门来,一个气场强大的冷傲男人。 小包子要求男人对他的救命恩人以身相许。 宋妍没想到男人竟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婚后,冷傲男人摇身一变成宠妻狂魔。 “Boss,夫人报道了影后的绯闻,被人告上了法庭。” “马上封杀那个不知好歹的戏子。” “爸爸,求求你让我和麻麻睡一晚吧。” “我老婆只能我睡!” “老公,他们都说我不要脸,缠着你不放。”
  • 作者:千寻
    林温祎结婚快两年了,丈夫却一直没有碰过她。 丈夫的冷漠,婆婆的刁难,小三登堂入室,她只能默默忍受。 结婚纪念日那天,丈夫终于转性要在豪华酒店与她共度良宵了。 可是一觉醒来,她惊恐的发现睡在她身边的不是她丈夫,而是一个俊美非凡又邪恶无比的陌生男人! 从此,她的世界全部颠倒了。 那男人强势的威胁,“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慕思哲的情人,必须随叫随到!” “你放开我,我是有夫之妇!” “你已经打上本少的印记
  • 作者:苏洛洛
    “顾子琛,你闹够了没!”楚筱晴看着眼前已经被顾子琛粉碎的第十份离婚协议书,真的恨不得下一秒将顾子琛也一起丢进碎纸机里面才好。当初说什么要离婚的是他,现在死活不离婚的还是他!“我说过的,只要你不嫌累,我有的是时间陪你玩
  • 作者:辣椒炒肉
    继母逼嫁,男友劈腿,还被陌生男人拖上床!方小鱼不禁掩面:“我怎么这么惨!”一夜缠绵,竟然中奖,大着肚子的她又被赶出家门,方小鱼长叹:“原来没有最惨,只有更惨!”谁知时来运转,带着包子的方小鱼竟被传说中的高冷总裁捡回家。从此,上班有人送,下班有人接,包子还有人带,只是总裁怎么夜夜要爬她床?这晚,被总裁大人又一次扑倒的方小鱼不由大叫:“沐攸阳,你大爷的高冷呢!”
  • 作者:天机胖
    乒乓球难度分为:简单,一般,困难,地狱,中国!啪!啪!哥们,醒醒,看看这是啥年代?瓦尔德内尔,盖亭,佩尔森,塞弗……一个个高山仰止,让人顶礼膜拜的传奇!被横扫,剃光头,丢冠,八强之外……这真是传说中的国球荣耀,吊打世界?回到90年代的孔振东,开启了不愿打球却注定挑战地狱的热血传奇。
  • 作者:胜败
    元气大陆天地规则倾泻,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暗等各系奥妙奇物频出,稍有资质的凡人就能观摩大道,掌握神通。苏易在猎魂系统的帮助下,与西游位面孙悟空建立了灵魂链接,凡是死在大圣手下的生命,无论神仙还是妖怪,其灵魂资质都能被吸取。“叮,孙悟空打死了二郎神,恭喜获取天眼资质。”“叮,孙悟空打死了牛魔王,恭喜获取大力资质。”“叮……”“悟空啊,咱能不能有点追求?怎么尽找这些弱鸡下手!如来呢?老君呢?再不济把你结
  • 作者:张小灶
    家庭破碎的她为男友签下卖身契,转而发现男友和“红颜知己”上了床,心如死灰的她却还要履行契约,嫁给“克妻”的总裁!阴谋接踵而至,灾祸意外降临,孤军奋战地她蓦然被他护在怀里,他说:我在。然而,真心托付,换来的竟是他的背叛,她满身伤痕地逃离:顾承泽,欠你的债,我已经还了。他将她禁锢在怀里,语气微冷:我只接受肉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