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倒霉蛋(1/1)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4ib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我江城长大,爷爷辈是地主,为了农村打倒地主的口号,爷爷吓的带着全部家当在这江城最好的地段建了个三层的私房。别以为我是有钱人,房子很小,而且后来又分给我爸和大伯一人一半,所以其实一层也就够放个床空余不了太多位子了。不过好歹我也是有房的人。

我也过过好日子,九十年代,我爸把上面两层都租出去给那些旁边做生意的人,租金能拿到一千多,那时万元户都不得了,所以那时我们家的日子是过的滋润的。只是我爸胸无大志,拿着租金就窝在家看报打麻将,早早的从单位辞了回来。那时租金也足够我们生活,我爸也没想过太远的事情,所以我一直吃的很好,以至于到现在都是吃货一枚。可是随着这里一场大火的发生,富贵街就没以前辉煌了,又加上互联网的冲击,这里以前人满为患,现在都越来越少的人出现在这了,所以租金也是每况日下。我们这种古老的私房,就跟危房差不多,人家要不是为了方便加便宜,谁愿意住我们这种老房子。所以到后来,每个月能拿四百就不错了,很多时候都拿不回钱,因为住那里的已经不是生意人了,而是真的没钱的人。为了那四百,我一搞就得提前催账。

更悲催的是,我爸十年前中风了,手术费就欠下一屁股债,因为我爸没攒钱的习惯,都吃了,还有我上学用了。我爸中风后,至今都只能坐轮椅。而更悲催的是我妈六年前出了一场车祸,命是保住了,做了开颅手术,现在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发一次癫痫。第一次见她发作的时候,看她不停的抽搐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吓蒙了,可是现在习惯了,看她发作我会立马把她放到床上去,拿个毛巾防止她咬舌头,再帮她盖好被子,冬天的时候马上打开空调。还有更悲催的是我妈智力严重受损,跟个孩子差不多,每天就叨叨多年前的事。他们都不能出门,我更加没钱请人照顾他们,所以我大学毕业本来去浙江一家企业做的好好的,为了尽孝我急匆匆跑回江城照顾二老。那时候自己都是个半大小子,我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可是人都是有韧性的,我很快就习惯了每天买菜回家,好在我妈还能做饭。每天我上班的时候都担心我妈会不会犯病,我爸会不会摔倒。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就过了几年,我只敢在家附近找工作,好在我是财会专业,找工作倒是好找,可是薪水从毕业开始两千多,到现在也不过四千多。而且我还是一家国企的财务经理,只是我是合同工,所以薪水相差比较大。

因为生活太过落寞,我的自尊受不了去跟以前的同学朋友联系,所以我经常没什么朋友,孤家寡人一个。有时寂寞的太狠了,我也会跑按摩院去来一发,有时我也会瞧不起自己这德性,可是人都有动物本性的。我长的不差,到哪去应聘都会被人叫做帅哥,我大眼睛,大双眼皮像假的,戴眼镜,大大的高鼻子,都说这大鼻子是财帛宫,我三十岁了,也没看到我的财在哪。我长着厚嘴唇,所以最笨吧,忘了说我的身高,我一米七五,不算高也不算矮,身材不错,穿着西装回头率不少。你问我为什么没有女朋友,我这样的哪个条件好点的姑娘愿意跟我,估计一进我家门,就得跑。条件太差的姑娘,我真瞧不上,好歹我大学时期也是被富二代的姑娘追过的人,那时特别屌,觉得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管你家几个厂,多少钱。换现在的我,我一准立马同意结婚。只是那个富二代姑娘嫁给了我另外一同学,现在后悔也晚了。曾经我也是文艺青年一枚,妥妥的清高范,现在她妈的被现实击得节操碎了一地。我会跟菜贩子讲价,能节约个一毛三毛的都好,路程不远的话,我会选择用两条腿走路,而不是公交车,因为能省个几块是几块。我被表嫂叫做“铁公鸡”,说我一毛不拔,我岂止一毛不拔,恨不得空气都不要浪费了。因为我还欠着一堆外债,爸妈都做过大手术,我从来不知道家里穷成这样了,那时我才觉得理财真他妈重要,遇到大事没钱就完全歇菜了。

我那点薪水加上我父母那点退休金,我省着省着也能省出点钱,现在终于把外债还完了。我感觉一身轻松。可是我这没老婆的事,我大伯母好心劝我找一农村姑娘得了,会干活就行,好照顾我父母。我当然立马拒绝了,我情愿这样骄傲的单着。我不是瞧不上人农村姑娘,是觉得没读过什么书的真没什么共同语言,总不能找一女人就为了生孩子吧。这个事就这么晾着了,时间久了我也不急了,习惯了。我不是没试过追女孩子,我曾经想要不追个单位里的富二代,说不定就能解决所有的难题。只是我这厚嘴唇真不会说话,表现再真诚,人家也不过当我是朋友。

我这种要死不活的生活,就指望彩票了,彩票这东西两块一张,成本少,收益大,我每天买两张,一个月下来也就120块,可是要是中奖了,那就不知道多少个120了。所以我每天都做梦中五百万,我老想着要是中了五百万,我能干点什么好呢,买房子还是买车还是做生意。想想也是好的,毕竟有梦想存在吗。

可是看着家里堆成小山的彩票,我至今没见到那五百万,最高奖也中过一千,那回把我高兴坏了,以为自己离大奖不远了。可是很快那一千块就被我买彩票又没了。

我有时吃腻了我妈做的兔子餐,我就自己出去找点荤腥吃,为什么叫兔子餐?因为我妈脑袋不好使之后,就爱吃蔬菜,不爱吃任何荤腥的东西,而且我叫他们不用等我吃饭,所以我回来的时候一般就一点残羹冷炙,他们睡的早,很多时候我早上走的早,他们还没起床,我回家晚,他们都已经睡了。

有时我也会故意在外面瞎晃一会,回到那个破旧不堪的小房子,看着不能说话的爸和呆滞的妈妈,我都心特别酸。人家说否极泰来,我尽看到“否”没瞅到“泰”的苗头。以前还会做梦,做着做着心就冷了。

好在我心思活泛,我几年前看着旁边店面便宜,就盘了个小店,专门请了个化妆的小妹在这里帮人化妆。这里有些做特殊生意的人,经常会来这里化妆,我平时上班,晚上也会去店里看着。很多时候那些化的花枝招展的人都会过来揩一下我的油,捏一下我的脸蛋,换以前我绝受不了这侮辱,可是现在我都能陪着熟悉的笑脸。人来了就是钱。

不过小店几年前赚钱倒是不错,可是我后来贪心的开了一家分店,就不行了,把原来赚的钱都赔光了,我便关了门,继续做我的上班族。

那会我还干了件特龌龊的事,我把那从农村来的化妆的小妹给睡了,她就十八岁,我倒不是真喜欢她,毕竟我跟她真没有太多共同语言,我有自己的私心,一个自己没女人,太寂寞,需要解决生理需要,二个怕她跳槽,我不好找人。所以我就当她是我女朋友一样睡了,只是我内心并不认可女朋友这个身份的。我是不是特恶心,所以后来我自己都过不了自己这关,就告诉她实话了。小姑娘哭着走的,因为我店子开不下去了啊,我也没法再留姑娘了。至今在我心里都有一种良心不安的感觉。

生活总要向前的,我有时会出去一个人吃个烤串,来一瓶瓶酒,对酒当歌,我曾经寂寞无奈的时候甚至约过我叫过的一小姐,只是人家看钱不看人。这辈子我在想如果不出现奇迹,估计我的人生就这副德性了,可是我内心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