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光阴的秘密

作者:蘑小菇状态: 全本日期: 6个月前

相恋十年的男友屡下狠手,夺她处子之身,囚为禁脔,夜夜缠绵。 怀孕六月,他买通主治医生,强行剖腹取子。 三日后,满身血污的她再次被推入手术间,开膛挖心! 她瞪着一双空洞地眼神,看貌美如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长姐,借着那颗熟悉的心脏,携手渣男步入婚姻殿堂…… 相近的血缘相互吸引,她充满怨恨和不甘的灵魂,竟然重生在同为稀有血型的小表妹身上! 换心手术从来都不稳妥,病怏怏的长姐和人面兽心的渣男,再次将魔掌伸向看似柔弱的小表妹…… 血债血偿,她发誓,定要将那对狗男女开膛剖肚,踩死脚下!

❀ 相关推荐: 爱你是光阴的秘密

《爱你,是光阴的秘密》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蘑小菇
    一场精心设计的医学界阴谋,将她大好年华尽数葬送。半身不遂,卧床三年。怀孕六月,相恋十年的男友再下狠手,买通主治医生,强行剖腹取子,开膛挖心!她瞪着一双空洞地眼神,看貌美如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长姐借着那颗熟悉的心脏,携手渣男步入婚姻殿堂……血债血偿,她发誓,若有来生,定要将那对狗男女开膛剖肚,踩死脚下!
  • 作者:蘑小菇
    相恋十年的男友屡下狠手,夺她处子之身,囚为禁脔,夜夜缠绵。 怀孕六月,他买通主治医生,强行剖腹取子。 三日后,满身血污的她再次被推入手术间,开膛挖心! 她瞪着一双空洞地眼神,看貌美如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长姐,借着那颗熟悉的心脏,携手渣男步入婚姻殿堂…… 相近的血缘相互吸引,她充满怨恨和不甘的灵魂,竟然重生在同为稀有血型的小表妹身上! 换心手术从来都不稳妥,病怏怏的长姐和人面兽心的渣男,再次将魔掌伸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平原夜
    喝多之后跟互看不顺眼的死对头滚床单,忍了! 发现自己被吃干抹净,对方还一副老子活好,你占便宜的样子……不能忍! “贺子谦,你他妈竟然敢睡我?” “如果我没弄错是你强上了我!” “那是我的初吻,那是我的初夜。” “呵呵!是吗?”某人暗爽,赚到了! 阴差阳错,就这么嫁给死对头,成了他的老婆,还要帮他生猴子? 原来不是仇敌,而是相爱相杀! “贺子谦,你给我滚出去。”
  • 作者:天晴
    一纸契约,经过检验的她把自己送给了戴着狐狸面具的陌生男人,生下的儿子只见了一面便不知所踪……五年后,她进入秦氏,成为总裁秦仲寒的秘书。却不知道眼前的上司就是那夜的男人……从此,她便总觉得有一双鹰眼会在每一个不经意的瞬间紧盯住她不放,这种感觉好害怕!
  • 作者:许墨城
    他毁了她的初恋,然后对她说:“嫁给我,我宠你。” 一纸婚约,她变成了豪门少奶奶,被他宠上云端! 可为什么在她遭人陷害险些流产的时候,打给他的电话里传来的却是别的女人的声音!她看着地上的鲜血,泪如雨下…… 知道一切真相后,她所有的委屈和愤怒都化作一句话:“陆非凡!我要离婚!!!” 而他就像个魔鬼一样将她抵在门后,捏住她的下巴:“然后去找他么?买一送一?”
  • 作者:欣彤
    为了商场上的利益,夏筱纤被父亲迫嫁给一个放荡不羁,女人成群的邪魅总裁冷皓枫!婚之夜,新房里却莫名出现了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从此她的命运再一次推向了另一个极端,“妓女”的称号更是深深罩在了她的头上。 几个月后,她怀上了他的孩子,却被他认为那是她跟别的男人“交易”时不小心怀上的野种!强行打掉之后,再将她赶出了家门! 本来以为只要离开了冷家,自己就可以脱离恶梦了。可没有想到,那只不过是另外一个故事的开始
  • 作者:天晴
    他说:“你不过是我的一枚棋子!” 她说:“那就离婚吧!钱都留给你,买点补品,总是肾亏又怎么能满足那些女人呢?” 男人陡然阴沉了一张俊脸,目光冷冽的望着她欲走的身影,她顿住脚步,缓缓转身,微笑着,“还有事?” 他嘴角一撇,深邃的眼眸一凛,迈开步子走到她面前,未曾开口就弯下腰去,因为她倏地抬起了脚狠狠的踢中了他! “陆大哥,这年头,流行蛋疼!送你一脚!”
  • 作者:温煦依依
    "他冷漠地看着她,声音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娶你?”她也想知道,她为什么要嫁给他? 可她能不嫁吗? 就算他再冷酷,再无情,再无理取闹,她也只能对着他笑,强颜欢笑也得笑,这是她的命。"
  • 作者:王爷么么哒
    因她的痴傻,错信皇晟樊,助他上位后,却惨遭背叛。他与庶姐早就苟且,亲自下令砍去她的双手双脚,将皇后之位送给贱人。贱人每日对她百般折磨,丧心病狂不放过相府每一个人,相府被灭门,当祖父与娘亲的骨灰扔在她的面前,她再也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听说有一种死法,极其残忍。让锐器从胸膛刺入,然后纵切开腹,死者若带着极大怨念,歃血诅咒,可获得重生。她毅然以极刑自尽,歃血诅咒: “以此极刑,歃血为咒,若有来生,欠我害
  • 作者:木宝儿
    一场你不情我不愿的联姻,却成了她的情网,让她万劫不复。当那个伤了她无数遍的男人终于回头,只想要一句爱的时候,她冷然一笑:滚开,不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