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专宠:拽丫头,哪里逃!

作者:时小梦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靳向辰,我不就是不小心拆了你家门,不小心把你看光光,不小心骗了你一两……咳咳!好几次嘛?你至于处处看我不顺眼?” “你说呢?” “当然不至于啊!!”郁千浔两眼冒火光,恨不得扑上去咬死某人!在她心里,靳向辰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恶魔,一个骄傲霸道的混蛋。 “那你总可以把我手腕上的手铐打开吧!”郁千浔气的磨牙。 “不可以!浔儿,我不想再跟你玩躲猫猫的游戏,做我的女朋友不许拒绝!”靳向辰步步紧逼将女孩儿锁在墙角,嗓音中透着一抹无可奈何。 “……” 郁千浔无语斜睨着某人,不过,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家伙越看越顺眼了呢?

《恶魔专宠:拽丫头,哪里逃!》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时小梦
    “靳向辰,我不就是不小心拆了你家门,不小心把你看光光,不小心骗了你一两……咳咳!好几次嘛?你至于处处看我不顺眼?” “你说呢?” “当然不至于啊!!”郁千浔两眼冒火光,恨不得扑上去咬死某人!在她心里,靳向辰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恶魔,一个骄傲霸道的混蛋。 “那你总可以把我手腕上的手铐打开吧!”郁千浔气的磨牙。 “不可以!浔儿,我不想再跟你玩躲猫猫的游戏,做我的女朋友不许拒绝!”靳向辰步步紧逼将女孩儿锁
  • 作者:时小梦
    新书《专宠甜心:青梅,要亲亲!》甜宠文已发~“时七七,你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我爱你吗?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拈花惹草,信不信……信不信我离家出走!”娄千扬黑着脸攥紧拳头,已经是第N次,对着镜子气势汹汹的一通骂。 “羊羊?你喜欢我?还……爱我?”时七七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懵b,慌乱的把情书藏在身后。 他们是青梅竹马的玩伴,一场算计,将两人捆绑在一起。 “对,老子就是喜欢你!就是爱你!” “真巧,我也喜欢你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陈紫萌
    一睁眼,她竟穿至农家!没事,咱打打猎,种种田,顺便捡个相公回家过年! 初见,她浑身是伤,他满身是血,为救他,她甚至不惜以牺牲自己名誉,招一流浪汉子做入赘夫君。 众人皆感叹她有好生之德,可当宫溟夜再一次被逐出房门,身着单薄的衣衫在这寒冬的夜晚不禁抱膝蜷缩在门前。 “都说乡下女子温柔贤淑,善解人意,世人也皆夸我娘子贤良淑德,能种田,能经商,可他奶奶的谁知道她还武功高强,成天欺负本王!都说农家娘子好欺负
  • 作者:孤千秋
    “乖,叫老公...”男人蛊惑着她,循循善诱。 被人下药,慕涟漪惹了自己最不该惹的男人。 从此,她次次逃跑次次被抓。每次被抓回来,都要被男人惩罚。 身为一个宠妻狂魔,顾弈尘对慕涟漪的宠,让全世界的女人都羡慕! 慕涟漪缺钱花了?他将数千家公司拱手奉上! 慕涟漪逃跑了?他....等等,这次不能惯,抓回来,惩罚! 慕涟漪,给你两个选择:一,嫁给我,二我娶你! (甜宠1v1,身心纯洁~)
  • 作者:黑岛菜
    她平生最大的隐患就是:度假时一不小心惹上了M国的超级冷酷的大总统,而且还一不小心留下了一个小包子。
  • 作者:随心つ
    她,21世纪王牌特工,被家族遗弃的天才少女,一朝重生,毒药无双,灵兽无数! 渣男敢退婚,她就让他身败名裂,渣妹羞她辱她,必百倍还之! 再世为人,她王者归来,翻手为云覆手雨,宁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不料却惹上腹黑邪魅的他。 他,腹黑王爷,杀伐果断,母族强大,权势滔天;唯独对她一见钟情…… “利用完本王,就想走了?” “不然呢?” “滴水之恩,不要你涌泉相报,就以身相报吧。”
  • 作者:哎哟叶子哥
    神级狂战士意外重生,与叶玄灵魂合体。 自此,矮穷矬的人生彻底改变。 逆袭,打脸,装逼,霸道,君临天下。 我若癫狂,神战士的威严,将凌驾世间一切! 我若不死,神战士的荣光,将照亮世间每一粒尘埃!
  • 作者:潋月儿
    【已完结~新文《狷狂杀手:七十二妃》已发】 名震天下的猫王妃,为什么这么有猫缘? 因为她原本就是一只猫啊,只是这话说出来,谁也不信(摊手状)。 猫王妃踩着猫步,傲娇地回头:“本妃就是猫!谁敢不信?!” “信!信!信!”却没有一个人脸上有相信的表情。 猫王妃:“……” 这是,一只猫穿越成人的故事~
  • 作者:鬼沐沐
    第一眼见到艾悠,这个爱哭的女人就让莫天晟很头疼,内心有股冲动,想要把那女人狠狠地禁锢在怀里,让那该死的哭声永远的消失。 第一眼见到莫天晟,这个有着冷漠高贵气质的男人,让艾悠害怕接近,又不得不接近,心里还产生了一丝她没有察觉到悸动。 这个小兔子一样的女人,他原本以为是很软糯易推倒的,没想到越接触,越能了解到她内心的坚强和不屈,也让他越来越着迷,再也放不开手...
  • 作者:八方风云
    新书《我能横推一切》已经发布,欢迎书友们前往观看。 当手握通往地仙界以及仙界的天门之后,江山咸鱼翻身,惊动世间。 管你什么仙佛神魔,想要上天得先问过我。 好处不拿到手软,一个也比想离开,就是这么霸道。